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奴隶调教计划】(19)作者:nihyou2014
【奴隶调教计划】(19)作者:nihyou2014
字数:7779


            第十九节黑夜传说(下)

   时间在流动,人生在持续,而永泰岛是~存在的

   夜幕笼罩,华灯初上。

   整个酒吧在粉红壁灯下格外妖娆迷离,午夜与时间的交错,酒精与沉醉的暧 昧。

   微醉的酒意

   迷幻的霓虹

   婀娜的身姿

   今宵

   与你同醉!

   银色光束下~

   魔鬼般的身材伫立。

   白璧无瑕,般般入画。

   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

   万般浅语,难以描述萧雨此时的身姿。

   她的长发盘成云髻,鼻尖微挺,玉唇娇艳,白色紧身衣上霍然多出两个圆形 的洞。

   硕大,饱满,沉甸甸,中心犹如紫色葡萄一般的乳头,让众人目眩神迷。
   很难想象,紧身衣依然加身的她,乳房袒露而出,丝毫没有一丝瑕疵感,显 得很自然。

   不过,增加无限的魅惑激情。

   很显然,紧身衣也是特别制作的衣具。

   柳腰肥臀,私密处依然在紧身衣下显得异常『凸显』,臀部中多出一根长长 的透明粗管。

   粗管从臀中延伸至她的大腿弯处,不停摇曳,宛若一条尾巴晃动,给人一种 无限遐思的迷惑。

   刚才一刹那的黑~

   如今的性感妖娆。

   音乐突然急促起来,萧雨身影动了起来~

   她的身躯倏然倒立,双手支地,头颅朝下,双腿直立,随着音乐开始慢慢的 呈『一』字型劈开。

   哗~~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倒立的萧雨,脸色绯红,巨乳显得愈加圆润敦实,特别是随着她的双腿平直, 臀部的粗管显得异常诱惑。

   在巨大的布幕画面,投射下,异常清晰。

   银光投射之外,舞池边缘,屠夫、沈冰冰站在暗处,在没有银光的照射下, 显得有些昏暗。

   屠夫很满意,他拉着沈冰冰的手走向台下一角。

   这个座椅很特别,一个带着吸盘的假玉柱立在座椅的正中,由于柱身比较长, 玉柱微微拉达着,显得有些无力感。

   屠夫松开沈冰冰的手,示意她坐上去。

   沈冰冰神情有些复杂,微黑的场景,让她不禁泛起苦涩,看到这个座椅,她 的臀部不由得绷紧,肛门菊花却不由得有些痒痒的错觉而生。

   自从上次,肛门被解除束缚后,这几天,她一直处于被调教肛门的过程中。
   吃饭的时候,坐在有玉柱的座椅上,休闲的时候。肛门被塞满各种水果,弹 珠,等物品。有时候甚至是鸡蛋。

   更甚者,她与父母亲见面,肛门口也被塞满异物。让她很受折磨。

   此时,周围依稀几个身影不时的瞄着她以及座椅上那奇怪的器具。

   虽然场景有些昏暗,但每个人心里怎么想的,沈冰冰不用想就知道。

   「坐吧!」

   屠夫的话语很温和,却带着不容置疑。

   沈冰冰娇躯一颤,她下意识的挪动身躯,臀部靠了过去,微鞠身,她的手把 拉达着的玉柱扶正。

   霎时,挺立起来的柱身昂长起来。足有30cm以上,让周围的人眼光闪亮 起来。

   PS;记得俄罗斯有一个美女,她的影片几乎千篇一律的扩肛,目测影片中 的假阳具,最少有40cm吧,所以,以上30cm还算短的吧?

         ******************

   沈冰冰眉头一皱,这样的场景让她很不适应,再一个就是玉柱真的有些长。
   她缓缓的下蹲,让臀部靠近玉柱,黑色皮衣短裙掩盖下,根本无人能看到。
   短裙下,一片空白,好像迎接玉柱的来临,她的肛门菊花不断地蠕动着,就 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潜意识里她的肛门似乎很期待玉柱的侵入。

   噗嗤~

   细微声传出~

   玉柱头被菊花吞没,沈冰冰娇躯颤抖起来,她的胸脯带动着丰满的乳房沉甸 甸的晃动着。

   突然她感到双肩一沉,见到屠夫不满意的神情,她开始感到双肩的手开始用 力。

   「呃,不,别,我自己~唔。」

   沈冰冰口语不清,她哀求一般,不过随着臀部的下沉,让她闷哼连连。
   玉柱蜿蜒曲折,不停的插入,冰凉、粗壮、又带着一丝的阻涩和期待,如潮 水一般涌来。

   「呃,呃呃。」

   黑色皮裙被手撩开,露出挺翘的臀,玉柱插在臀瓣肛门,异常醒目,粗长的 柱身缓缓的消失不见。

   呼~

   目睹这一切的几人呼吸粗重起来。

   眼睁睁的看着艳丽无双,性感迷人的沈冰冰,臀部坐了下去,内心深处充满 震撼与亢奋。

   沈冰冰挺直身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姿态非常端正,她不敢动,肛门的 玉柱让她充满鼓胀感。

   「」抬起头,表情自然些。「」

   屠夫在旁边坐下,他的手抬起沈冰冰下颚,对满脸痛楚的她说道。

   舞池中心,萧雨的身影,如蝴蝶纷飞,正在展翅。

   妖娆的身躯突然360°大旋转,臀部粗管跟着挥舞起来,煞是魅惑鬼魅。
   一身雪白的紧身衣包裹修长浑圆的腿缓缓地劈开180°,两腿内侧紧紧贴 在地面,上身往上弯曲,纤腰弓成一个完美的曲线。

   两个乳房在漏点紧身衣下,显得姹紫嫣红,迷幻绝伦,萧雨双手撑地,整个 身躯慢慢离地,双腿依然保持180°劈开的姿态,像是飞翔鸟儿的翅膀。
   因为萧雨的动作,紧身衣更加绷紧贴在她的身上,私密处小穴被勒的中间出 现一根竖痕。挺翘的圆臀中一根粗管,随之飘拽。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美轮美奂,袅娜多姿,妖魅, 又带着激情。

   音乐停息,萧雨傲然屹立,双乳微微颤动,紧身衣勾勒的身躯愈加凸显。
   现场发出雷鸣般,如潮水的掌声。

   「各位来宾,接下来,将是今晚最精彩的演出,请各位不要喧哗,表演继续。」
   DJ师在高台上对着声麦说道。随之清扬婉兮的曲调又起~

   舞池中心,银色射灯投射下的萧雨从容而舞,形舒意广,她好像遨游在无垠 的天空,自由的飞驰,奔腾。

   开始的动作,俯身,一个漂亮的起手式,胸前的丰乳圈揽双臂环绕下,时隐 时现。

   挺身,仰望。

   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妖娆魅惑,又带着那么不已的惆帐,时难用语 言来形容。

   瑜伽与舞蹈的结合,就如火烧油,油泼水,欲烧欲望。

   白色紧身衣,另类的装束,臀部延伸出的粗管,带起涟漪,层层叠叠。
   萧雨时而金鸡独立,时而左右旋转,时而侧立,时而倾斜,像是飞翔,又像 步行。

   静若处子,乳尖跳动,份外鲜艳。

   动若脱兔,粗管晃动,荒诞中带着洒脱。

   哄~~

   掌声瞬间响彻现场,压下了清扬的曲调,萧雨身躯轻微颤抖着,停下步伐。
   她明亮的眼神黯淡下来,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她好像有些脱力,容颜带着 丝丝汗迹。

   「我是怎么了?这是我吗?」

   萧雨看着人群,不伦不类的紧身衣上露出的乳房,她的手摸了摸臀部露出的 粗管,思维一下子混乱起来。

   从小到大,她的个性就很要强,奶奶独自把她拉扯大,也间接的促成她要强 的性格。

   工作卖力,所以拖得年龄到了28,依然独身一人。

   喜欢瑜伽,锻就出柔韧的身躯,却不曾想成了取悦他人的工具。

   萧雨知道自己有个软肋,也有一个缺点。

   软肋就是,她非常在意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的奶奶,为此,她在永泰岛选择 了服从或者妥协。

   缺点就是,她容易投入,就像所谓的工作,她工作起来,经常忘记时间的概 念。

   就如,她如今站在这里,这个舞池中心。

   萧雨就像工作投入一般,舞动起来后,忘乎所以,不知所谓。

   如果不是掌声把她的行动打断,那么她依然会持续下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

  她醒了,一如她看到如今自己这般装束,她有了羞耻之心,她梨花带雨,眼 泪『扑簌簌』掉落、

   倏然~

   萧雨蹲伏下去,她把裸露的双乳埋在两腿之间,双肩耸动,嘤嘤咽炎,哭泣 起来。

   这一刻,萧雨是显得那么的柔弱,娇怜,孤助无依,浑圆的臀部延伸出的粗 管拖在地上,似乎也失去了生气。

   「~~~~~」

   掌声扎止,似乎被萧雨咽噎声吸引,现场刚刚掀起的热潮好像正在退温。
   屠夫的手摸着下巴,他心里暗暗一叹,有句话说的真好,屠夫很赞同。
   计划没有变化快,老天的脸,说变就变,不容改变。

         ******************

   正如,我们看到了开始,却没有想到结局,也看不到结局,很多事,皆是如 此。

   现实如此,网络如此,简单说,我们都是盲人,今天会怎样,过了才知道。
   天灾人祸,是非曲直,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我在感慨,也在感伤,感伤自己,感慨人生。

   ******************

   屠夫起身,来到萧雨身旁,看着依然蹲在地上哭泣的,就像一个孩子似的。
   屠夫手拍拍萧雨耸动的香肩,安抚着,他缓缓把萧雨拉起,拥抱在怀里,双 手佛去她的泪痕,动作轻柔如对待自己的女朋友一般。

   萧雨挣扎着,很抵触屠夫的举动,她的大腿胡乱的摆动,一条玉腿跨在屠夫 的身上,被手牢牢的按住。

   「啪啪啪~」

   几巴掌落在她丰满的臀部,让萧雨停止挣扎,火辣辣的疼痛加上一阵阵的酥 麻,让萧雨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老实点,别给我演砸了,否则让我怎么收拾你。」

   屠夫蚊虫一般的声音在耳朵响起,让萧雨身体一颤,她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
   屠夫的手好像变戏法一般,多出一个眼罩,他麻利的给萧雨戴上。

   一时间,萧雨感到眼前一暗,瞬间黑兮兮一片,她的手摸着想摘下来,却听 到。

   「如果你拿下来,那就等着受惩罚吧。」

   她的手为之一滞,停了下来,忽然,她身躯一颤,感觉自己的乳房被屠夫抓 在手里,不断地揉捏起来。

   「呃,唔唔~」

   屠夫的手很用力,带给萧雨整个扩散身心的痛和麻酥,她的羞愧,她的思维, 随着眼罩挡住光明,一同悬入黑暗之中。

   她忘性的扭动着臀部,粗管开始经过的摆动起来,屠夫空出一只手似乎在招 手示意什么。

   一个侍应生模样的青年拿着一个瓶子走向舞池。

   「把瓶子打开,给她接上。」

   屠夫的手抓住萧雨臀部正在摇曳的粗管,开口说道~

   瓶子里的液体,屠夫很清楚是什么,那是一种可以令人亢奋,类似摇头丸的 性质。

   如今,屠夫只能这样做了,毕竟演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结束。

   这个瓶子很小,接上管口,红色的液体,如血一般的颜色,瞬间把粗管染成 红色。

   瓶子被高高举起,没有仪器的操纵,液体流动很缓慢,屠夫的手轻轻拍打萧 雨的臀部,仿佛在促进液体流动。

   在众人的注视下,液体终于抵达萧雨的臀中,她的臀部微微扭动了一下,示 意液体已进入。

   玉臀深沟里,红液浸壁肠。

   银光当空照,已是夜深时。

   萧雨的呜咽停止了哭泣,她的腿落下来,推开屠夫,带着眼罩的她有些茫然 无措起来。

   「呃,好热,好热,好痒,痒。」

   她不禁的娇喘出声,屠夫的手揽着她的腰肢开口道。

   「来,趴下会舒服些。」

   屠夫帮扶者她,让她双腿缓缓的跪在地上,双手支地,做出一个令人血脉偾 张的姿势。

   「很好,臀部抬高,左转。」

   屠夫一边开口教导,一边让萧雨挺翘臀部,把她的臀部调整对着众人。
   带着眼罩的萧雨,仿佛变了一个人,她现在就像听话的小狗一般,任其摆布。
   粗管血红的液体,在臀瓣中拖着瓶子摇曳,动荡人心。

   「很抱歉,各位来宾,刚才的失误,接下来将会做出对大家补偿」

   屠夫深深一鞠躬,他抚摸着萧雨翘起的臀部,拉扯起紧绷的皮裤。

   兹拉兹拉~

   撕布的声音响起。

   只见萧雨臀部的皮裤碎成一片片,露出赤裸的臀部,半遮半掩,更有一种激 动人心的动魄。

   丝丝缕缕,斑斓交错,屠夫的手撕下遮挡在萧雨臀部最后一块遮掩物,露出 白璧无瑕,无一丝遮掩的玉臀和私密之处。

   哗~

   众人终于知道所谓的补偿是什么了,看着无毛的小穴展露,肛门被粗管撑得 浑圆洞口,每个人都淫欲无限蔓延起来。

   萧雨恍然未知,她带着眼罩,不停的摇头摆臀,口中不停的嚷着~

   「热,痒~~~」

   不知,她不经意的动作,引得多少人血脉徒长,患得患失。

   屠夫手里拿着瓶子,慢慢举高,牵引着她臀部肛门的粗管如翘起来的尾巴~
   吱溜~

   无数的红色水流朝着肛门口处流敞堆积,然后瞬间失去了踪迹。

   「喔喔~哦哦~」

   萧雨臀部摇摆着,她扭着头,粉红色的舌头舔着鲜艳的红唇,似乎在回味着 什么。

   屠夫不管不顾,他把瓶子拔下,关闭管口,抚摸着萧雨扭动着的臀部开口道。
   「接下来,请各位继续观看演出。」

   屠夫把萧雨扶起,面对众人,把眼罩给她摘下,她的睫毛闪闪脸蛋红红,脖 颈都浮现一朵朵如桃花盛开般的红晕——

  哗~

   看到面前萧雨。不胜凉风般娇羞的美态,即便是见惯了美色的众人也不由得 砰砰砰心跳不已。 太诱惑了! 太妩媚了! 太他妈的要人命了。

   娇颜楚楚动人,让人带着怜惜,又带着占有欲,剪水双瞳似乎被粗管的液体 影响,顾盼流转,勾人心魄。

   玉唇、粉颈,丰乳。

   丝丝缕缕,如乞丐装一般的紧身衣。

   下身空荡荡,一丝不挂。

   偏偏大腿以下穿着破碎的皮裤,斑斓撕裂装,宛若长筒丝袜,引人遐思。
   银光如钩,萧雨如鱼。

   她的美是惊艳的、赤裸裸的,毫不掩饰夺人眼球。

         ******************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这是一个不要脸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演戏的时代,这是一个坠落的,糜烂、荒诞不堪,不堪回首,变 幻无常的时代。

   你丑吗?

   如果丑,不可怕,有钱就行。

   面部三百六十刀,想变男变女,随你选。

        *********************

   萧雨本来就是纯洁的人,可惜命运注定,她就像是一杯白水,你往里面添加 什么,它就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

   透明的粗管被染成红色,此时她不停的拽动粗管,肛门拉扯的不断地凸起, 仿佛如此才能减缓她内心的骚动。

   「我不行了。我要上她。」

   总有人会口吐真言,或者说是狂躁的狂言。

   悠扬的曲调,仿佛是警钟,又好像是清澈透凉的湖水,惊醒贪婪的众人,告 诉每一个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时,此景。

   萧雨感受更深,她的耳边环绕着动人的曲调,让她身躯舞动起来。

   从风飘舞,缭绕的粗管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 脚合并。 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 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

   她的妙态绝伦,修仪容操行以显其心志,独自驰思于杳远幽冥。志在高山表 现峨峨之势,意在流水舞出荡荡之情。

   娇颜丰乳,青丝云髻,玉足偏移,若仙若灵。红艳粗管任意摇摆仿佛从中走 来,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柳腰无骨,樱舌流转。

   无奈咫尺,只可远观。

   愿年年月月日日朝朝。

   撑死眼珠饿死鸟。

   萧雨如雨勃发、纵情挥舞,放荡不已。

   曲终有散,人有力疲。夜以泛白。

   萧雨随曲调停止,起伏的酥胸,表彰她的精力似乎用尽,大幅度的劈胯,复 杂的姿态,让她的阴户小穴微微裂开,露出一丝粉嫩,透明的丝液拉成长线,甚 是糜烂。

   「呃,不,不要,唔唔。」

   随着一声声娇柔的说话声,屠夫双臂抬着一个高脚椅上面坐着沈冰冰,来到 舞池中心。

   晃荡~

   「呃~~~」

   高脚椅落在地上,让沈冰冰不禁娇喘连连,她的眼神迷离恍惚,似乎飘在九 霄云外。

   「啪啪啪~」

   屠夫拍着手,环顾四周,开口道。

   「各位来宾,今天的演出即将结束,接下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屠夫来到萧雨的身边,他的手缓缓的拉起萧雨的一条腿,萧雨的腿被劈开呈 『1』字形,劈拉开。

   小穴微微张郃,极其诱人,屠夫的手指扒着她的小穴开口道。

   「她的舞姿,各位今晚目睹了,我想每个人都想插这里吧。」

   屠夫手指摩擦着丝丝粘液,以极其诱惑的声音开口道。

   「这里还有一层膜,所以,她还是处女,那么谁是第一个捅破这层膜的人呢。」
   屠夫的手微微扳开萧雨的阴唇,露出粉嫩嫩的唇肉,继续开口道。

   「十天后,依然是这里,我们将进行一场拍卖,破处拍卖会,欢迎各位前来。」
   呼~

   好好~~

   一定来~

   哈哈~~

   现场一片狼一般的眼光,闪出绿油油的光芒。

   屠夫一转身,拍拍坐在高脚椅上的沈冰冰,继续道。

   「还有一位,起来跟客人介绍一下吧。」

   「啊,唔~」

   沈冰冰娇躯乱颤,她虽然想过有那么的一天,可是真的来临,却是感到好像 末日来临一般。

   支拉~支拉~

   高脚椅被转动,她的身躯背对着众人,这个姿态,让所有人莫名其妙,很多 人都搞不懂,既然是介绍,为什么要背对着众人。

   很快。谜底揭晓。

   「自己用手把短裙撩起,站起来,快点。」

   「啪啪啪」

   屠夫似乎今天打屁股上瘾了,他拍打起来。

   「唔唔~」

   沈冰冰支吾着,她身躯轻微颤抖,双手拉着短裙的两角,缓缓的拉起~
   呼~

   看着短裙下,圆润的臀部展露,众人一片唏嘘感叹声~

   「呃~~~~」

   沈冰冰轻微抬起臀部,露出假玉柱的底座,粗壮的柱身赫然显出~

   哗~~

   看着玉柱撑起的肛门,众人的欲火又一次被点燃,沈冰冰冷艳的娇容,开场 白的时候就给人带来一丝震撼。

   难倒,从她走下台去,就一直这样坐着这样的椅子上,一直到现在吗?
   这是每个人都知道,却还想确认下的好奇心。

   「呃~~呃~~」

   沈冰冰缓缓地站立,玉柱持续的露出,倏然,屠夫按住她的身躯,让她停止, 10余cm的柱身漏在其外,显得异常狰狞。

   「各位来宾,不妨猜测下,这个玉柱有多长,猜中了今天晚上酒水免单。」
   呼~

   「我先来,我猜有18cm」

   「我猜有25cm」

   「30」

   「22」

   「33」

   「这位,哪能这么长,我猜17」

   「噗嗤~」

   「」呃~~~「」

   沈冰冰娇躯不上不下,肛门被玉柱插在,听到屠夫竟然在用她的肛门做游戏, 她再也只撑不住,一屁股又坐了上去。

   呼,玉柱的身影又完全不见踪影。

   「好,猜测停止,现在继续。」

   屠夫拿开压着沈冰冰的手,示意她站起来。

   「唔~~」

   她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噗嗤,噗嗤』肛门发出声音,泛起红色的肛肉, 玉柱不断地带着丝丝液体露出柱身。

   哇~

   沈冰冰的身躯完全的站立起来,玉柱依然插在她的肛门,依然没有露出端疑。
   呼~

   哇~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人都震撼了,这,这~~~

   沈冰冰双手抓着裙角,仿佛正在俞飞的蝴蝶,肉眼可见的,肛门菊肉不停的 蠕动,开合着,不时的流出粘稠的液体。

   「很抱歉,各位。玉柱同体长35cm,直径3/ 5cm~」

   屠夫的手拂动着玉柱,他轻轻的拽着~

   「噗嗤~」

   液体流出,玉柱弹出沈冰冰肛门,呼,她的肛门不受控制的卷起厚厚的翻卷 出血红的菊肉。

   噗嗤~

   噗嗤~

   响屁的声音夹杂着无数的液体流出体外。

   呜呜~

   沈冰冰双手捂住脸,哭泣起来。

   屠夫转过她的身躯,面对众人,他撩开短裙,扒拉着沈冰冰的小穴开口道。
   「同样是处女,同样也是十天后,我们拍卖会上见。」

   屠夫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简单简说。

   高脚椅,高吧台。暗色的灯光、轻扬的音乐。帅气的调酒师玩着各种花式的 调酒手法,这就是酒吧的夜生活。

            ************

   至此,萧雨、沈冰冰篇章告一段落。

   至此,中级调教全面终结。

   至此,高级调教下一节开启。

   人犬接下来会出~

   人妇~接下来也会出~

   处女养成计划终结者。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