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丈夫綠(公子綠)】(全)作者:linshaoye
【丈夫綠(公子綠)】(全)作者:linshaoye
字数:15394
2013/07/30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二十章)猥犬戲鳳(隱藏篇1)

  「啊……」寂靜的夜晚,在某院落的一間房間裡突然傳出一聲輕吟。

  「這是一個令人煩惱的夜晚啊,掌櫃的。」一個滿口牙齒發黃的赤裸男子對在他身旁的人說道。被稱呼為「掌櫃」的男人有著兩撇小鬍子,黝黑的皮膚,胖胖的身材胖胖的臉,果真是一個掌櫃模樣。

  這胖掌櫃此時咬牙切齒地正在進行著一項艱難的運動,在房內那張八尺寬、九尺長的大床上,只見他的身軀平躺,像隻翻肚的青蛙那樣一直維持著兩腿大張臀部上挺的動作,而一個嬌俏靈動的少女正把粉嫩濕滑的舌頭努力地鑽進掌櫃那黑黑的屁眼中,還不時地旋轉著舌頭仔細地舔著菊眼週圍的皺褶,同時一隻手時急時緩地揉著對方那個大大的肉袋,另一隻手則環著掌櫃其中一條粗粗的大腿來穩住身體。

  少女的身後,剛才發話的那個男子雙手緊抓著她的白嫩雙臀,粗長紫黑的陽具緩收急進地在少女臀後動作著,肉棒幾次抽插中就會有一次快有力地挺進前方兩個窄穴其中一個,然後再在這個穴中抽插十幾下,又換另一個穴中繼續幾淺一深的運動。

  「啊……混蛋小二!」

  「詩兒姑娘不要分心啊,你的淫穴好滑啊,差點滑出來了!」小二猥瑣的面孔此時笑嘻嘻地道。

  而詩兒的小嘴不僅用舌頭舔著掌櫃的菊眼,不時還因為身後的小二的深入花心而漏出一兩聲呻吟:「你……就……不能認真地,唔……好好地……把我插個過癮……再換著……插麼?」

  詩兒因為身後的小二又一次地打中嫩芯而微微的顫抖著,把舌頭從掌櫃的菊眼中收回,用螞蟻輕爬的力度先舔著一圈皺褶,接著慢慢地沿著前方肉袋舔著,直把其中一半的肉袋含進口裡,過一會又換另一半的肉袋同樣含著。

  這時候掌櫃的兩條胖大腿不自然的向內縮了縮,菊眼週圍的皮膚向外鼓起,「噗!噗!」連續兩聲短促的響屁噴出,一陣暖暖的氣體打得詩兒正舔著肉袋的動作不由一停,那雙宜喜宜嗔的眉眼此時大睜。過了一瞬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麼,俏眉一緊,原本揉著掌櫃肉棒的嫩手馬上用力捏著手中的硬物,另一只在掌櫃大腿上的手也把拇指食指一夾,夾著大腿上的肉重重地一擰。

  「哎喲!詩兒小姐,輕點,輕點啊!斷了,快要斷了!」幾處地方受襲把原本就咬牙忍著詩兒嫩舌包圍下體的掌櫃五官瞬間收縮,一張胖臉都像瘦了一圈似的,雙腿再也撐不住,「砰」地砸在床板鋪著的軟墊子上,而詩兒的小手早就敏捷的收回。

  小二忍著笑看著這一幕,此時他的雙手摁在詩兒柳腰的兩邊,肉棒還在蜜穴裡快速進出,記記深深頂在詩兒的花芯上,同時看著詩兒抓狂地用雙手抓著掌櫃的大肚腩,一邊享受著身後的肉棒帶來的漲滿,一邊把怒氣發洩在油滑的肚子肉上。

  可是奇怪的是,掌櫃黑黑的大肉棒仍然硬挺,可是詩兒正在氣頭上,對唇邊的肉柱視而不見,這下掌櫃就真的不好受了,下體旁邊明明有一張細嫩的小嘴,不時還有熱熱的氣息從那嘴裡不經意地呵出,噴得肉棒麻麻癢癢,卻無法享用弄得十分難受,「詩兒姑娘,小的錯了,您大人大量饒了我吧!」掌櫃無視臉上的肥肉硬是作出了一個可憐兮兮的模樣。

  「哼!」詩兒卻是不理會掌櫃的表情,不過緊捏掌櫃肚腩的手指明顯放鬆下來,很明顯已經看不到多少怒意了,剛好小二又來一記深頂,撞得詩兒放在肚皮上的雪手從油滑的肚子直滑到掌櫃的軟綿綿的胸上,「啊!唔……」同時詩兒也被撞得頭向前傾,小嘴微張,順勢把掌櫃的龜頭含進嘴裡,舌頭輕抵馬眼,藉著小二頂聳的力量把舌尖沿著整個馬眼由頂至下,又由下往上循環往復的舔著。
  又過了好一會,小二又抽插了百多下,感到在身下佳人淫穴裡的龜頭開始發麻,頓時明白自己快到了,可是詩兒姑娘盡管蜜水綿綿不絕,卻還沒有接近高潮的跡像。突然小二想起了什麼,把右手食中兩指併合,稍稍用力便把兩指挺進了大半,濕潤的菊道緊緊搰著手指,而肉棒也被穴裡驟然緊縮的嫩肉吸著、撫著。
  小二在嫩穴和後門裡又頂聳了三十多下,終於感到龜頭大漲,而身前的詩兒突然吐出口裡的粗長肉柱,「哦……啊……」的忘情放聲長吟。正張著眼睛欣賞詩兒含吮自己龜頭的掌櫃見機立即伸出那雙油膩的肥手,把詩兒因跪姿而顯得更加大的嬌乳緊緊抓住,十指發力把詩兒那對又大又挺的嫩奶揉成各種形狀。
  詩兒「嚶嚶啊啊」了一會,幾處敏感部位同時傳來一陣陣的酥人的電流,花底漲縮加劇,一大股陰精從花芯噴湧而出,同時迎來的還有小二激射的精水,今晚已經射了幾次的小二射出的精液量雖然少了,可是仍然噴擊得詩兒花芯顫動,嫩穴更加緊縮,「哈」的一聲,情動不已地溫柔地舔舐著眼前的一切,把掌櫃的肉柱、肉袋、菊眼好好的伺候了一遍。

  不一會掌櫃便輕呼:「受不了了!」然後從詩兒的口中拔出更加發硬的大肉棒,起身以跪姿坐在床上,看到詩兒此時臉上流露出的癡癡媚笑,也不理會躺在床上喘氣的小二,把佳人整個抱起,嘟嘴便向詩兒吻去,兩人的嘴還沒碰上,舌頭便已交纏一起蠕動。然後掌櫃雙手托起詩兒雪臀,憑著還在穴內不停湧出的陰精與陽精混合的精水,整根肉棒又一次進入那個潤濕緊熱的淫穴裡,接著抱著詩兒下床,繞著大床旁邊的桌子一拋一頓地抽插。

     ***    ***    ***    ***

  同一時間,段天虎的猛虎堂的一處大廳裡。

  一個模樣清純中帶些讓人憐惜的女子,看模樣約二十出頭,正渾身赤裸的站在燭火明亮的大廳中,在她的身旁圍繞著一圈同樣全身赤裸的男子,約莫有十幾個,這些男子此時臉上盡是一副興奮難耐的神情,胯下還有各種大小長短不一的陽具都是既硬又挺,可是詭異的是,盡管男子們都一副精力旺盛得無處發洩的模樣,卻是靜靜地站著,並無一絲動作。

  「好了,剛才那些老弱病殘都好好地為我盡力了,現在到你們了。嘻嘻!」
  這個清純淡雅的女子此時頭髮披散,可是並無凌亂感,因為頭髮根根筆直,在燈光映照下反而看起來隱隱有種烏黑光澤流轉,可是同她脫俗秀美的容顏不一致的是,如蘭花仙子一般的她的雙腿間卻是漫流著一大片淫水,右腿內側一雙繡著的彩蝶在淫水的浸潤下更顯鮮艷動人,彷彿真在花叢間舞動。

  隨著女子的話音一落,圍著她的那些個男子同時動作,十幾雙大手搶佔著女子身上的各個部位,女子的身體各處盡管被這麼多的人同時撫摸挑逗,可臉上僅僅是紅暈稍稍加深了些許,還是保持著淺淺的笑意,同時雙手如花叢中的彩蝶在週圍男子的根根陽具上劃過,被她弄過的陽具都不自主的跳動好一會,愈加顯得發紅發硬。

  「好了,來吧!嗯……」女子的話剛說完,離她嫩穴最近的兩根肉棒馬上挺進兩個淫穴裡,一開始就大進大出的在相近的兩個緊窄甬道中抽插起來,只是百多抽後,這兩根肉棒便射精拔出,變成軟軟的一團。

  而其他男子則伺機補上,剩餘的男子只是一味的擠向人群的中間,完全無視剛剛出精的兩人臉上的虛弱感和發顫的雙腿,任由這兩人漸漸停止了呼吸地躺倒在大廳的地面上。

  而在這寬廣大廳的另一處地面上,也橫七豎八地躺著如這兩人般的十幾具冰冷的身軀,只是這些人大多是皮膚鬆弛頭髮花白的中老年人,眼睛或睜或閉,神情夾雜著恐懼無助感覺,卻又有一種解脫感。

  而在猛虎堂段天虎的房間,此時也有六、七人在段大堂主的床上床邊,同樣是渾身不著片縷,其中最吸引人注目的是一個妖艷放蕩的女子,此時她正「騎」在一個精壯男子身上,劇烈地上下運動著,胸前那片雪白肌膚正如熱情的紅玫瑰般蔓延著紅暈,襯著她正小幅度上下晃動的挺拔碩大的雙峰上繡著的兩朵玫瑰,真正是人比花嬌艷。她還能分心兼顧手裡、嘴裡和背脊上週圍的男子們的陽具,不止無一落空,還時不時嬌呻幾聲,誘得那幾人更加情熱不已,渾不知等待自己的是什麼結局。

     ***    ***    ***    ***

  回到今夜處處有銷魂的那間客棧,小二武喜在向雪兒姑娘斷指明志之後,盡管一開始落荒而逃,但是並沒有走遠,畢竟手指的傷勢還是挺重的,而且還量多又足的連著洩了兩次,腿腳因失血少精難免軟了些。快速來到自己原本住著的房間,盡量放輕手腳不吵醒房內其他正在為一天忙碌工作而休息的小二夥夫,找到自己的平常使用的跌打碰傷藥,又把熟絡的幾人藏在房間裡的錢銀借了少許,便憑著記憶快步走向客棧中此時應該安靜的場所。

  遠遠路過掌櫃的那間房間時,發現有燈光透窗而出,若隱若現地還有幾聲喘息和呻吟傳來,不過武喜也沒有多想,無非是掌櫃的又帶了妓女來玩弄罷了,不過心裡也不無可惜平時沒有進入掌櫃的法眼,不能混進一個圈子裡一起玩。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很快他就定下心來繼續向目的地急步走去。

  而秦雪兒這個時候,閉眼寐了一會,發覺心境還是紊亂不已,無聲輕嘆了一下,還是起身披起外衣,向房間外走去……

                (待續)

===================================  這是小弟的首篇拙作,萬望各位請勿見笑。另外排版的時候總有些怪怪的,希望熱心的院友們能指點一下。



            【同人】丈夫綠(公子綠

2013/08/02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二十章)猥犬戲鳳(隱藏篇2)

  雪兒輕輕關好門,離開房間後精神恍恍惚惚地隨意走著,不自覺地又來到今晚那可惡的小人磕頭認錯的地方,發現那裡的地面上還有血跡若干,但那兩根斷指已經不見了,想來不是有人略加清掃過就是不知被哪裡的野狗叼走了。

  目睹這灘血跡,不可避免的又想起那個可恨的人,不僅深舔自己的花戶,吃了那麼多的蜜汁,還騙得自己一時大意的為他鑽了菊眼、吮了肉棒、含了那個汗腥的大陰囊……啊啊啊,自己都在想什麼啊!?要鎮定,這事情已經過去了,那個混蛋早就逃走了,也不會再見面的了……不過那傢伙的那裡比不過李斌長,卻又比李斌的粗些,而且比李賦和李伯伯更硬啊!李伯伯的就是年齡大了點,不然上次會更……

  呸呸呸!秦雪兒,你還在想這些,難道身體的慾望就那麼讓你不能自拔?想想相公平常對我那麼的體貼,雖然不算是無微不至,但也是一等一的良人了……就是短小了點。但是……但是相公也有五寸長了,很不錯了,就是比李賦父子短了兩寸且細了點而已,還是可以……可以觸到花底的。而且相公就連做那事時都那麼憐惜我,一點都不粗魯,還表示以後會好好珍惜我和詩兒。

  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雪兒的思緒也漸漸地清晰了起來,覺得只要以後和相公互敬互愛,為他從一而終,獲得女子嚮往相夫教子白頭偕老的生活,就應該知足了。

  想著想著,不知從何處突然湧出一股強烈的不甘心情緒,似乎為自己對這樣平淡柔和的生活就知足而不滿,而且情緒一下子也不受控制般的起伏不定,甚至這股情緒還讓雪兒呼吸急促、臉色發白,剎時間失去了平時的雍容恬靜。

  可這股感覺來得突然,消失得也很快,雪兒還沒感受完全這種衝動從何而來就不見了蹤影,彷彿並沒有發生過那樣。而緊握的拳頭卻讓雪兒明白剛才的確有種反抗和相公琴瑟和鳴、相親相愛這種想法,難道……

  不會的,不會的,秦雪兒,你怎麼會這樣三心兩意呢?雖然詩兒妹妹今晚是那樣做了,但是自己也曾經和她的父兄……這只是一時衝動而已,沒有真心相愛的承諾和相知相守的明志,僅僅是滿足突然難以控制的情慾罷了。

     ***    ***    ***    ***

  「詩兒小姐,需要點服務嗎?」

  「不要,拿開你的手!」

  「呵呵,詩兒小姐你就答應他嘛!別看他那麼瘦,其實按摩手法不錯的。」
  「你也一樣混蛋,不要碰我……啊!」

  詩兒正端著一碗小二剛剛從廚房裡弄好的白粥,才喝了幾口,身邊的兩個色鬼就忍不住地想揩揩油。

  三人同戲畢竟也是個很劇烈的運動,掌櫃把詩兒平躺在桌子上抽插至射精進蜜穴後,掌櫃腿軟得馬上跌坐到桌旁的板凳上,而詩兒也只能足底踩著桌面大張著雙腿的小口喘息,發出鶯鶯般的低吟,全身大汗淋漓的,也顧不了擦拭淫穴中流出來的蜜水和陽精。而稍微恢復體力的小二正想繼續,詩兒一看當即不允,那幾人商量一下後決定休息,然後掌櫃和小二急急穿好衣服,去廚房弄些吃的補充下力氣。

  不夠兩刻鐘,他倆就做了三道小菜和一大盆白粥,回來房間一看,發現詩兒也穿上那件紅色的外衫靜靜地坐在凳上等著,可是仔細看就能發現裡邊沒有穿著褻褲褻衣,隱約能看見兩顆調皮的相思豆還頂著衣服,稀稀的芳草也透衣可見。兩人一進來看見如此美景,兩頂帳篷馬上搭起,立刻擺好食物,盛好白粥,三人坐著邊吃邊聊了起來。

  可小二和掌櫃的面對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哪裡能靜下心來吃喝,狼吞虎咽般地大口吃著,不一會便只剩詩兒仍在細嚼慢咽,慢條斯理地喝著粥,二人便在一旁看著詩兒,不一會又感覺只是看著有點無聊,就開始撩撥著詩兒。

  他們一會捏捏肩,一會揉揉腿,一會按按腳,真把詩兒侍候得舒舒服服的,可是也難免被兩人不時「不小心」手滑,胸部、大腿內側、脖子等敏感部位常常受襲,兩人佔了便宜還說是詩兒的皮膚太滑太嫩了才會手滑的,只把詩兒逗得不能好好喝粥,一開始還訓著他們幾句,到後邊詩兒都被撫摸得忘記了進食,眼神迷蒙,燦若桃花,溪谷又開始流著淫液了。

  「詩兒姑娘,時候不早了,我們就寢吧!」

  「壞蛋,你們兩個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怎麼睡得著?」

  「既然睡不著,那就讓我們來為詩兒小姐按摩按摩,按摩後會很輕鬆、很舒服的,保證能入睡。」

  「真的?那就按一會吧!」說著詩兒自己就又平躺回床上,眼睛也合閉了,真的好像是在等著有人為自己按摩方便入睡似的。

  掌櫃無聲的咧嘴笑著,兩手摸摸就攀上了詩兒挺拔的巨乳,輕緩急重地揉啊揉,還用掌心隔著詩兒的衣服摩擦著雙峰上凸起的小豆豆:「真是大啊,詩兒姑娘,一手都抓不滿啊!」

  另一邊的小二初始是為詩兒揉著小腿的,可是看到詩兒十個渾圓飽滿、皮膚晶瑩的小腳趾,很快就調轉身體跪坐在床上,把詩兒的兩個腳掌捧到手中,十個腳趾輪流含進嘴裡吸吮,如此反覆幾次後,十根腳趾上都沾滿了一層口水。
  而此時掌櫃也不甘人後地把詩兒的衣襟扯開,一對巨乳便挺挺地立著,卻又被沒有完全脫下的衣襟束著,一條幽深的乳溝就這樣顯現。掌櫃猴急地把這對大奶子擠在一起,同時把兩顆粉粉嫩嫩的小乳頭咬舐舔含,詩兒遭到這樣的挑逗,很快就又放出了動情的輕吟聲,臉頰也佈滿粉紅,只是眼睛還是輕輕閉著,似乎在告訴自己只是做著夢而已。

     ***    ***    ***    ***

  武喜現在冷汗熱汗齊流,他本來以為這麼晚了,這家客棧的廚房應該沒人才對,本想著先蹲在陰暗的牆角包紮好後休息到早上,然後找客棧裡做工的熟人讓他躲在客棧幾天。他擔心雪兒會去「武湖樓」找他算帳,所以也只能先躲在客棧裡,畢竟燈下黑這回事是經常有的,他也是細細思量過才這麼打算的。

  可是剛才居然看到掌櫃和那個也算是眼熟的小二進來廚房,幸好他們只是顧著煮食,沒有留意到他,但是他們一直在討論著一個叫詩兒的姑娘,那賊賊的奸笑就像騙到美味肥雞上鉤的黃鼠狼般,還稱讚「那小穴真緊」、「舌頭好會舔弄啊」、「剛才那泡精水她也全吞了」,聽得下身還在作痛的武喜也不禁勃起了些許,可陽具一硬就更痛,真想他們住口不要再說了。

  好不容易等到他倆離開,武喜也不禁鬆口氣之餘又很好奇什麼樣的貨色能夠讓掌櫃他們那麼回味無窮?好奇心一起,心想只是看看而已,這次不會再出事了吧?

     ***    ***    ***    ***

  雪兒懷著混亂的心情,嘗試在這深夜裡獨自靜走來把複雜的想法放到一邊,沿著客棧裡的走廊一直走著,約莫走到後院了,知道這裡一般是店小二之類的住所,本想轉身回走的,可是在黑夜裡也比常人視物清晰許多的她卻發現有一個身影正偷偷摸摸地走進後院裡,『難道是個趁夜摸黑的小賊?』懷著這樣的疑問也運展輕功悄悄的跟上。

  等她發現這個身影只是在某間還有點著燈的房間外往窗戶戳了個指頭大小的洞,貼著身子往裡看了好一會都不動,正打算出聲提醒屋內人小心的時候,發現這傢伙的左手往著自己的下身摸去,手指握著那髒物前前後後的動了起來。
  這使得雪兒大感不解,怎麼那人會這樣?難不成屋裡有人正在親熱?可他怎麼知道這裡這個時候會有這種事情看?雪兒決定先接近這人把他放倒,畢竟別人的房事這樣偷看太過無恥了。可當她施展身法無聲走到那人身後,正要運勁把人擊暈時,差點驚呼出來。

  這個猥褻的男子當然就是武喜了,他等了一會,確定掌櫃他們都走遠後,三兩下的把身上的傷口處理好,又翻翻倒倒找了一些吃的進肚,稍息後就往後院走去。到了後院後本來還想著怎麼找到掌櫃在哪,誰知附近只有一間房有亮著,盡量放輕腳步走近後,先打量一番,再戳穿某扇窗的窗紙,透過那個小洞窺視著裡邊的情況。

  『果然是這裡,掌櫃他們……咦?這不是……那誰,這穿著紅衣的姑娘不是那個囂張少爺的夫人嗎?』一看就把武喜看呆了好一會。待他回過神時,屋裡的小二已經把那姑娘的雙腿張開,扶著下身粗壯的肉棒在那雙纖細長腿間上下前後地刮著,然後直直的插了進去。

  「嗚……」床上的詩兒嘴裡正吮著掌櫃的大龜頭,一根玉指深深淺淺地鑽進掌櫃黑黑的菊眼,被小二這一插把嘴裡含著的肉棒深入到喉裡。然後掌櫃開始狠狠地挺進抽出那火熱嬌嫩小嘴裡的陽具,小二也又快又深地撞擊著那個不停湧出蜜水的嫩芯。

  兩人這一使力,詩兒很快就稍顯狂亂,雙腿緊夾著小二的腰,嘴裡受著掌櫃衝擊的同時也把插在菊眼裡的手指抽插的速度加快,另一隻手覆在掌櫃揉著巨乳的那隻手上,好像叫人緊抓不要放手,小二見狀也把一隻手抓在詩兒另一個乳峰上,這兩人一起對詩兒進行著抓奶抽插皆不誤的淫行。

  屋外已經忍不住在自慰的武喜突然感覺身體週圍有股讓人迷醉的馨香,轉頭一瞧,居然是那個傾國傾城、讓他魂牽夢繞的雪兒姑娘!

                (待續)




2013/08/05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二十章)猥犬戲鳳(隱藏篇3)

  悄聲走到武喜背後的雪兒本想好好懲戒一下這個不僅猥褻自己還偷窺他人私秘房事的混蛋,可從後面看去,發現武喜的額頭和斷指包紮著,那根褻物也比自己最初接觸時折彎了少許,心善的雪兒卻已經下不去手了。

  眼見武喜發現了自己,雪兒只是冷著臉,可是武喜這會卻嚇得雙腿發軟,頭下意識地往地面嗑,身子俯下大半,頭快要嗑到地面的時候,居然撞上了一隻繡花鞋子,可鞋子的主人像是並無知覺那樣用隻小腳丫輕巧地把他的頭抬著,武喜這次發現幽香小足的主人似乎沒有馬上要打自己的意圖,立刻直起身子,身體也輕微地移到一旁,剛好把那個窗戶上的小洞讓了出來。

  雪兒見他這樣的行為,也明白了對方是想讓她看看裡邊的情形,話說本來雪兒也不至於真的要看,可是想到自己今晚也曾有過偷看到詩兒妹妹和那周子鶴偷情交歡,想想都覺得心跳加速、臉紅口乾,居然有點羨慕詩兒能嘗試如此巨陽,所以心裡也挺好奇現在房內的人在做什麼。

  哪知只一看,這次真的要驚呼出聲了。一旁的武喜時刻留意著雪兒的表情變化,看到美人兒臉色大變就知道要不妙了,身體超常反應,極快用手掌緊捂著雪兒的小嘴,生生把雪兒的喊聲打住了。

     ***    ***    ***    ***

  房內的兩個色狼此時也如餓了多天的草原蒼狼那樣,正在撕啃著獵物身上的每一寸肉,兩人的嘴唇用力地吸吮著詩兒每一處潔白嬌嫩的皮膚,弄得詩兒身上出現了十分多道紅痕,可是兩根賁張欲裂的大肉棒只是隨著主人在詩兒各處的熱吻對著空氣頂聳著。

  一向節儉持家的詩兒小姐當然是拒絕浪費的,發浪不已的她也用身體配合著兩人親吻,同時雙手各抓著一根陽具套弄著,不時還把可愛的手指在兩人的菊門附近摩挲著。三個人今晚的多次交鋒,現在已經可以配合無間了。

  「哦……嗚……掌櫃的舌頭再深些……對,頂著那裡!」

  「詩兒小姐,請問小人的手指功夫如何?」

  「啊……你要捏就捏,不要……只是把手指繞著人家的小陰蒂摸著,很難受的……」

  「詩兒姑娘還記得在浴桶時,我倆讓小姐你聖水直噴嗎?不如我們再來一回吧?」

  「嗯……來就來,可是……啊……聽人家講完,再來嘛……我又沒有不讓你們玩……」

  這時詩兒的美臀被二人高高抬起,胯間的溪谷和後門已被掌櫃和小二兩人前後夾攻,拼命舔吸起來。詩兒慾火頓時更盛,盡管整個身子弓著,只有頭和頸還抵著床面,但仍伸出兩手把兩人的頭顱死死摁住。而舔著詩兒菊道的小二身下的陽具只能在香滑的肌膚上劃來劃去,卻不像掌櫃那般能把龜頭整個挺入詩兒的小嘴裡,享受著香舌的轉動和綿滑的腔道搰著巨龜的舒爽。

  詩兒的雪胯此時已被兩人的口水和自己的淫水浸滿,知道自己已止不住尿液的詩兒放鬆尿道,帶著股淡淡的騷膻味水流馬上噴得掌櫃滿臉,不少尿液還沿著倒著的身子流遍了詩兒的上身,胸腹都被一股騷味覆蓋著。

  掌櫃二人發現佳人變成了名副其實的「騷」人,慾念不止地把抱起這淫娃,兩人夾著詩兒以坐蓮式挺著陽具在前後兩洞裡抽插淫樂。詩兒雙手緊緊箍著身前的掌櫃,小香舌在油汗的脖子和臉上舔舐著,紅唇也親吻著掌櫃的厚唇和耳朵、臉頰等地方,雪乳則在兩人夾擊中與緊抵著掌櫃油滑的胸膛互相摩著,雪白的巨乳也被壓得扁扁的。

  而房外正捂著雪兒不讓其發聲的武喜發現這個嬌艷的小妻子現在只是定定地看著屋內的情形,並沒有理會自己的冒犯行為。過了一陣,看見美人兒還是一動不動的,終於忍不住把身體貼著雪兒火熱的嬌軀,兩手輕輕地放在雪兒的雙乳上摩挲著,嗅著懷裡佳人的幽香,感覺自己褻玩別人愛妻的那種滿足感。

  突然他也不是那麼羨慕房間裡享受那個靈動美艷少女的掌櫃二人了,因為自己手中也在感受著雪兒姑娘那挺拔豐滿的嫩乳,那種一掌不能全握的美好手感讓他不自覺的加大了揉奶的力度,接著武喜把頭與雪兒姑娘的臉貼在一起,也窺視著屋內另一位妖嬈少女的放蕩表現。

  掌櫃黝黑肥胖的身體現在已經躺在床上,愛撫著正蹲在他身上上下套弄的少女那個挺翹的美臀,看著她背對著自己,用緊熱小嘴吞吸著小二的紫黑色龜頭,吸吮著棒身上還殘留著適才高潮時留下的菊道肛油。

  詩兒雪白的小手一邊一個地抱著小二的臀部,方便自己在這一上一下的動作中把兩根肉棒都吞得更深。嫩穴中開始加緊收縮絞著,同時嘴裡的肉棒也把它頂到緊窄的喉嚨裡夾著,不多時在兩個美洞中快感連連的兩人又一次酣暢地精關打開,把熱辣的濃精噴進淫穴和食道裡。

  詩兒在承受熱精的不久也「啊!嗚……」地慾火噴湧而出,全身的酥麻感覺最終匯聚在嬌嫩的花芯,花底剛積蓄不久的淫液再次擊打在掌櫃深抵花芯的龜頭上,幾人再次一同洩了個欲仙欲死。

  武喜感到身前高潔靜雅的美女身子顫抖了好一會,那個豐滿的翹臀把自己身下怒挺的陽具緊緊夾著,把手探進雪兒外衣內的褻褲,摸摸軟軟的大陰唇,發現那裡果然已經浸濕了,把三根手指按在那裡揉弄一會,只覺有更多的蜜水湧出,很快三根手指和手掌都覆蓋著一層如花馨香。

  而雪兒的嬌顏也似乎為屋裡的淫靡而感染,感同身受般的同屋裡的詩兒一樣滿臉通紅,花底淫水奔湧不止。只是詩兒因嘴裡有根粗長肉柱而放聲呻吟不得,雪兒則是死死抿著濕潤的雙唇,生怕被詩兒感受到屋外有人窺視。

  盡管身後的武喜對其上下其手、摸奶揉陰,還用那個粗粗的熱熱肉棒在自己臀間頂聳,但雪兒硬是不發一聲,只是眼中的情慾愈發澎湃,潔白小巧的鼻子呼出的氣也變得熱熱的,噴薄著濃濃的春情,正如現在胯間的花戶,也因動情而流著熱熱的淫液。

  知道屋裡的人還沉浸在高潮的快感裡,雪兒決定要快點離開這裡,不然被發現了可就不好了。遂身子輕扭,那個壞人還只顧著吃豆腐,根本不知道她可能面對的尷尬,雪兒只好強硬地把身體轉動,掙脫開武喜,然後盯著他一會,眼眸流波、眉眼如絲,見他乖乖地不動了,帶著一張粉紅粉紅的臉頰攜著他悄悄離去。
     ***    ***    ***    ***

  一言不發地來到浴室,燈火還在靜靜燃燒著,桶中的水還飄著朵朵花瓣,想想不久前自己還在這裡洗浴過兩回,而現在又來到這裡,一直不出聲的雪兒突然自言自語般的說:「有點熱了,再洗個澡吧!」然後不管身後一同進來的那人,玉手伸至腰間,自顧自地輕扯腰間的絲帶。

  只見玉指毫不憐惜地放開已經不緊繫在柳腰上的輕絲,然後纖指把外衣從領口處從肩膀拉下,露出冰雪般白皙的圓潤美肩,然後讓外衣從手臂開始滑下,整個美背、細腰、長腿展露給身後的人,接著跨起纖細美腿浸入浴桶中,整個身子除了頸部以上都泡在還帶著微溫的水裡。對整個過程一覽無遺的武喜這時還猶在夢中,如此艷美讓人欲罷不能。

  只一小會,雪兒清脆仙籟般聲音傳了過來:「後背洗不到啊,怎麼辦呢?」本還呆站的他一回過神就猴急地把全身衣物脫光,晃著那挺堅硬的鋼槍也跨進入浴桶,向著桶中的雪兒走去。

  兩人現在各做各事:武喜的吻點點落在那香滑的背部和雪頸,一隻大手伸前抓著一隻大奶,一隻手則靈活運用五指在他人嬌妻的胯下遊走,食指對著嫩蒂輕點慢撚,中指和無名指則併在一起在暖暖的小穴裡刮弄抽插著。也不知兩人做了什麼,原本雪兒穿著的嫩黃褻衣褲便被武喜拿在手中,掛在桶沿。

  看著背對著自己、已被挑逗得喘息陣陣、情動難抑的雪兒,那嬌美的紅唇噴著淡淡香味的氣息,武喜扶著她的俏臀把她從水中抬起,雪兒也配合地雙手前伸手掌抓著浴桶的邊沿,輕咬貼著唇邊的一縷秀髮,把美不勝收的粉紅菊眼和嫣紅充血微微張開的肥美陰唇完完全全暴露在武喜眼中,那個滲出股股無色靡香淫液的美穴告訴他:這個挺著豐臀的絕美麗人正在無聲地表達自己的需要。

  再不遲疑,用兩手拇指掰開兩邊唇瓣,帶著微彎的粗黑陽具向著嫩穴直挺入內,整根沒入時甚至還把一些唇肉也拉到穴裡。感受那種緊窄穴肉絞咬著肉棒各處的美感,武喜眼紅紅急匆匆地挺進抽出,大力衝頂著那個嬌軟的嫩芯,不過十幾抽,身下的美人便從低聲喘息變成了放聲呻吟:「啊……好粗……真……真的好粗好漲!頂死人家了!用力地插我,雪兒的花芯都給你頂麻了!」

  「嗯,小淫娃,老子的大老二你都敢弄折,看我怎麼懲罰你個騷貨!」
  「唔……那就用力懲罰我吧!是……我錯了,應該給你早點插我!」

  原來冷艷端莊的夫人如今成了自己的胯下之物,武喜可說是又喜又怒,喜自不必說,怒是如此可人兒明明是個絕代淫娃,卻讓自己失去了兩指,這種惱怒讓他更加挺槍衝殺、縱橫捭闔,在翻江倒海般淫液噴湧的嫩穴裡殺了幾百個來回,這一下把本就敏感易淫的雪兒操得更是情慾狂增,扭腰提臀,把雪白筆直的雙腿分得更加開。

  「好人,好狠啊……幹死雪兒吧!」

  「你不說……我也會幹……幹死你,幹死你個騷穴!」

  武喜一手伸前緊抓雪兒的一個酥乳,用手指繞著那淡粉的乳暈轉著,感覺抓得不過癮,他「咻」地拔出粗黑的陽具,龜頭離開陰唇時「啵」的一聲,然後翻轉雪兒的身子和自己面對面,讓她臀部靠著桶邊。

  雪兒下意識地雙手搭上他的肩膀,自小練武的她輕鬆把雙腿分開搭在桶沿,武喜看著這膩肌雪膚的美人如今被幹得滿身潮紅,還自覺配合自己,不由分說又把肉棒狠插進去頂聳起來。

     ***    ***    ***    ***

  猛虎堂的大廳裡燈火通明,不知是誰把段天虎房中的那十幾盞金燈都搬到廳中,把大廳照得明晃晃的纖毫畢現。而大廳裡那兩對交纏中的男女明顯還在交鋒中,那纖細美腿上繡著蝴蝶的女子正跨在坐在太師椅上的男子,兩人每一下的碰撞都「啪啪」大響。

  女子顯然快到了,秀美的脖子高高挺起,嘴裡還發出「荷荷」的嬌美鶯聲,而愈接近高潮,女子的雙手就把男子的頭抱得越緊。再過了幾十抽後,她終於重重地向下坐去,不僅死死夾緊穴中的陽具,「卡卡」幾聲把那男人的脖子也扭斷了。

  重重喘息一會,她也不理那再無氣息的男人,站起身子。穿好衣服後,對早已穿戴齊整的另一個妖嬈女子淺笑道:「姐姐真是的,站在一旁看著媚兒,都不早些來幫忙。」

  「你啊你,明明是你劃拉那麼多人去的,現在倒說我不對了。」

  那個叫媚兒的女子卻是調皮地一笑,討好般的撒嬌道:「可是人家一時興起嘛!哪知道多少個才夠呢?」

  兩女就這般說笑著,向門外走去,最後漸漸消失在寂靜的夜裡……

     ***    ***    ***    ***

  而此時浴室內的兩人也正打得火熱,兩人現在只餘頭部露出水面,還互把舌頭你來我往地送進對方口裡纏綿。武喜臀部坐著桶底,雪兒則坐在他身上慢慢起伏,豐滿膩白的酥乳上還佈滿著各種齒痕和吻痕,連峰頂上的兩個淺色蓓蕾現在也成了深紅玫瑰般硬硬地立著,顯然武喜已經好好把玩過這對大白兔了。

  品嚐著前所未有香甜涎液、撫摸著那膩滑豐腴的翹臀、感受著胯下緊密潮熱的玉壺,盡管明知道不可能長久擁有如此絕色,但此時此刻佳人卻與自己背夫尋歡,把身上每一個美好的地方都讓他隨意玩弄,可說就算只有一晚,也不枉此生了,當然只要有機會,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再幹幾次。

  良久,兩人都吻得近乎窒息才終於分開雙唇,雪兒水嫩紅唇中的小香舌在武喜嘴裡離開時還牽起幾縷細絲。

  雪兒靜靜地看著這個男人,自己生命中第四個,也是身份最低下的男人,可是卻是給自己帶來更暢美的高潮。而且奇怪的是,平常和自己交歡的男子經歷了自己的陰精後都是馬上不受控制的大量出精,可這個……這個男人連受自己幾次陰精的噴射卻沒有如此,只是龜頭略漲了些許,然後又能繼續堅挺著抽幹自己,才短短的半個時辰不到就讓人家到達多次巔峰快感。

  這卻是雪兒和武喜都沒想到的了,當時雪兒狠心把武喜的肉棒一折,武喜固然是痛得欲仙欲死的,可是連接著龜頭和陰囊的那條主要神經卻是因此受損,導致武喜龜頭所受的刺激不能完整傳到陰囊。這樣一來,武喜以後的確會很難獲得高潮而射精,可是雪兒麻人的陰精也沒有發揮到效果了。總而言之,雪兒今晚可以說是自己為自己造出了一個好對手出來。

  「好狠心的人啊,剛才人家都說輕點了,你看……你把這裡都咬得腫了……人家相公都沒有這樣對待人家,如果給相公知道了,一定不放過你的。嗚……又咬……咬人家那裡!」

  武喜低頭把兩個蓓蕾含弄了一陣,看到又把乳頭沾上滿滿一層口水,才抬起頭對雪兒淫笑道:「可是夫人,哦……一說夫人就夾緊了些。夫人你剛才是自己開口要我用力地玩弄奶子的啊,小人只不過是遵循夫人的要求罷了。」

  雪兒聽到他如此說,自是不肯,嬌羞地又把花戶收縮一些,低頭在武喜的大嘴上輕輕地咬了一口:「嗯……人家現在報仇了,你……還可以再來一次嗎?」
  武喜聽聞不由大喜,可稍微感受下自己的水中的身體,不僅屁股坐麻了,大腿也因長時間在水裡而乏力了些,最主要是今晚的傷指處泡水泡得都沒知覺了。遂如實對雪兒一講,雪兒也有點愧意,便溫柔地看著他說:「先穿上衣服吧,等下……去……」

  越說越覺得害羞的雪兒把嫩紅的嬌唇貼著武喜的耳朵,繞著耳廓輕舔一圈,細若蚊吟地說出剩下的話。武喜一聽身軀一震,狂喜之色溢於言表,旋即二人起身擦乾身子,穿戴衣物,期間武喜當然對雪兒的曼妙嬌軀不那麼客氣,不過想到雪兒說的那事,也是很興奮地匆匆穿好衣服。

  武喜看到雪兒手裡捏著一團東西,有點眼熟,一時卻不記得在哪見過,說不得問一句,雪兒一聽卻是冷哼一聲,恨恨瞪他一眼:「還不是你,這是人家的貼身衣物,你……你剛才說我聲音很大,居然就把它放進人家嘴裡來了!」

  「嘻嘻,這不是怕有人會來打擾到我和姑娘您的正事嗎?而且雪兒姑娘你貌美如仙,被人偷看豈不是讓我很虧?」

  雪兒明顯不想和他計較這事,輕哼後就轉身向門口走去,武喜一看,也連忙跟上。

  兩人一路無言,雪兒走得稍前,武喜則一直用眼睛色迷迷地緊盯著美人兒的妖嬈身姿,發覺真是天姿國色,想想剛才嚐到的美好,還有一會的……臉上的笑意都快把嘴巴撐裂了。

  不一會就到了,雪兒示意武喜先在外邊等著,而她則是心跳快得連自己都能聽到「撲通」聲。進入到房間裡,看到深愛自己的相公還在安睡,嘴角還帶著笑意,想必是做了個好夢吧!

  『可是相公自是不會知道他的愛妻如今的所作所為,不過不要緊的,相公那麼愛護我、緊張我,而且只要相公不知道就行了。就這一次,只是這一次,以後都會對相公一心一意的。』想到這裡,雪兒只覺得下體又開始發脹流水了。她轉身就把門外等待的武喜拉進屋內,武喜順手輕合上門,兩人互相凝視,很快房間裡就出現了粗重的呼吸聲和唇舌交纏的「唧唧」聲。

  不久兩人唇分,而雪兒臉上春情彌漫,慢慢渡步走向牆邊的一張太師椅,身體前傾,兩手抓著椅背的頂端,扭過頭來看著武喜,也不說話,可武喜已經很自覺地隔著外裙撫摸上那挺翹的美臀。

  過足了手癮後,武喜發現身前的雪兒已經微帶不耐地搖著小翹臀,也不想美人久候,便把外裙撥開,讓早已蓄勢待發的大黑槍衝進那個潤澤緊箍的嫩穴中,全部進入後稍一感受那種美妙的全方位吸吮,便又激烈的衝刺起來……

  那種在別人相公身旁偷情的激動讓武喜不禁一開始就大進大出,頭顱也伸前和這個妙齡俏人兒親吻,雪兒也動情地把自己的香津渡給對方品嚐,一時間那種臀腿間的碰撞聲、口舌的纏綿聲大起。床上正做著美夢的林公子可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嬌妻居然會偷情偷得如此大膽刺激,想必知道了也只能吐出一口老血來。
  不過雪兒此時心中卻是覺得自己這個做法只此一次而已,為了今晚能飽嚐那種花芯狂噴、淫穴飽脹的快感,雪兒只能選擇性遺忘這個做法會給信任自己的相公帶來多大傷害,只能專心細品這個只用手指就把自己插到高潮的男人此時那粗硬的淫具帶給自己的暢美舒爽。

  雖然不能嬌呼呻吟,但是聽到身後男子堅定兇猛的撞擊聲音,想到相公就在身旁,不由和花芯不時被粗大龜頭頂開和嬌蒂被陰囊擊打所產生的快感匯聚在一起,那種美感直衝大腦,才不過兩百抽,雪兒就感到花戶所積累的快感已到了頂峰,不再忍耐,又洩了個酣暢淋漓。

  感受著體內又粗又硬的肉棒被自己嫩穴緊緊地絞纏著,雪兒輕吐一口氣,雖然感到手腳酥軟,還是撐起了身子,也不言語,走到床邊,雙手按在床面上,翹起曲線優美的玉臀,再次發出無聲的邀請。

  武喜這一看哪還能忍,帶著濃稠汁液的鋼槍又進入玉壺裡頂聳不停,偏偏雪兒還會作怪,不僅承受著身後的抽幹,還把俏臉移到自己相公臉上,那被人充實身體所帶來的快感隨著噴吐出的氣息柔柔地曬在林公子的面部,還在武喜面前親吻了幾口相公的嘴唇,只把他看得雙目圓睜、呼吸急促,下身抽插的速度卻是又快了幾分。

  這對處於春情蓬勃的男女完全放開了心扉,如今雪兒正背對著林軒側躺在床上,而她面前則是被她抱著頭、弓身含弄著酥乳的武喜,兩人下身四腿腳纏,武喜用細小的幅度重重地挺進那蜜液豐沛的花戶,然後輕微抽出少許,又重重地插回去,身下的床單也被那淫靡的淫水浸濕了一大灘。

  而和姦夫、相公同床的雪兒倍感刺激,輕皺眉頭、緊抿唇瓣,臉上流露出的是嬌艷嫣紅的春意,四肢緊密地環繞著武喜的身體,在無聲中盡情釋放著無窮的慾望,只覺得今晚身前的男子最好能與自己合為一體,讓自己能永遠地沉浸於這不道德的快感中。

  在這個猥褻男人身上得到的偷情美意讓雪兒愈加難以自已,看著這仍在聳動那根大肉棒的男人滿頭是汗,雪兒情動地用玉手擦去他臉上的汗水,也不再顧應為相公保留貞潔的想法,對武喜道:「來,我們換個姿勢。」

                (待續)




2013/08/06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第二十章)猥犬戲鳳(隱藏篇4)

  武喜聽得就是一楞,他認為現在的姿勢已是十分過癮和舒服了,這個艷美絕倫的女孩今晚已給自己帶來許多驚喜,這樣的她又想換個姿勢的話,定是讓人激動不已的動作。他緩緩拔出正被穴肉纏繞花芯吮吸的肉棒,而雪兒已轉身平躺,曲張雙腿,素手握著這根汁水淋漓的鋼槍,把濕漉漉黏糊糊的龜頭繞著自己的菊門轉動,想起自己看到的詩兒妹妹在雙槍夾攻中那種癡狂享受的媚意,更是增添了對那種貫穿菊道的感覺嚮往。

  接著雪兒放開肉棒,讓身上的男人奪取自己最後一個純潔的甬道。而武喜不愧是挑通眼眉的酒樓小二,明白這嫵媚尤物要自己做什麼,深吸一口氣,就要扶槍破門而入,突然傳來雪兒姣意盎然的低喃:「輕點,我是第一次。」然後以手掩口,緊閉著雙眼靜等突入。

  感到龜頭已對準菊眼,武喜雖然不知為什麼雪兒會把後門的第一次給自己,但是胯下的鋼槍已被那輕微蠕動的菊道口含住了龜頭的前端,不再遲疑唯恐美人反悔,稍一使力已把整個鴨蛋般的大龜頭頂入。發現美人呼吸聲急促了少許但沒有呼痛,索性埋頭就幹,緩緩地把整根肉棒推進了菊道中。

  進了裡邊後,武喜和雪兒都發覺另有一番滋味,武喜是感受到肛道裡已有一層膩滑的黏液,配合著菊戶的緊緻,跟花穴比起來只是少了個蜜液分泌不止的蜜芯,可是其它方面卻並無二致;雪兒則有些驚奇菊道被填滿的那種新奇感觀,素來愛潔的她這裡當然也有好好清洗,可是這種一根粗硬陽具滿滿塞入的觸覺卻是令人說不出的顫慄,平坦的小腹不停抖動;這感覺竟然讓花芯也跟著輕顫起來,潺潺的淫水居然和玉壺被幹那樣多的流出。

  感受著那淫根開始操幹,由緩進緩出到狠命抽插,才剛過百下,一股膩香異常的濃稠淫液便從花芯噴出,直直打在正享受那菊道緊密膩滑的武喜小腹上。聞到這股甜香,武喜很快想起今晚稍早時嚐過的那濃郁蜜汁,也不考慮,放開抓著雪兒雙腿的手,兩手連連摸在自己小腹上,把手上沾著的黏糊香液盡數舔進了口裡,不多時陽具果然再度變硬,且感覺菊道更加緊窄了,想必是又粗壯了不少。
  可是這甜香在這一會已弄得滿室皆香,知道這是自己雛菊被幹分泌出來的花穴蜜液,雪兒聞到後更覺慾情高漲,雙手緊捂的口腔也禁不住漏了幾聲嬌啼。
  很快又百抽過去,這次雪兒的一隻手卻已揉著自己的陰蒂,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武喜的陽具在菊道狂轟急刺,只覺得自己的淫穴雖然蜜液豐盈,但是有種空虛感產生,又記起詩兒妹妹那三人:『三個人啊,詩兒妹妹好淫蕩啊,可是自己也……啊……雪兒我也想要那樣啊!』

  彷彿聽到雪兒的心聲,武喜停下了抽插,把熟睡中的林大少爺的一隻手拉了過來。雪兒感到他的動作停止,正想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誰知武喜已把林公子那食中兩指一併插進淫水直流的花戶中,然後雙手抓著雪兒兩條長腿插幹菊穴。
  感受著相公的手指在自己小穴裡,和自己偷情那人的鋼槍在自己後門裡,兩處敏感地方同時飽漲充滿的刺激,雪兒唯恐錯失一點快感,伸出一手握著林公子插著蜜穴的手也隨著武喜的抖動抽抽插插起來。

     ***    ***    ***    ***

  這時已是接近日出的最後時刻,客棧後院掌櫃的房中,詩兒身下是躺著的小二,面前則是那個黑胖的掌櫃,兩人此時用著兩柄粗長驚人的肉棒,一同插幹著詩兒嫩穴。這兩根都硬如精鋼的堅挺長槍,把詩兒插得渾身火燒般的嫣紅,原本色如膚白的玉蛤這時變得如詩兒臉上的美艷紅唇那般,不僅鼓脹了許多,也成了深紅色。

  「你們……你們兩個果然沒有騙詩兒,真的,這樣插真的很舒服啊!不過,哈哈!你們……你們的龜頭撞在一起的樣子好好笑。」

  掌櫃二人聽到詩兒這銀鈴般的聲音說出這麼淫蕩的話語,只能無奈苦笑,兩人原來好說歹說,終於哄得詩兒嘗試「雙龍搶珠」這雙槍幹一穴的交歡姿勢,誰想詩兒淫穴固然緊密,一開始試了幾下時都只能一人全根沒入一人僅入龜頭,但是那憤怒的龜頭哪能罷休,經過一次次的挺進,終於完成了兩棒入一穴的壯舉,就成了三人如今的體位。

  可好笑的是,小二和掌櫃也在滿是蜜液的嫩穴中龜頭相遇,起初這兩個色鬼只是龜頭間相磨十幾下,居然就忍不住一同射了,然後在詩兒的小穴裡變軟,可今晚的兩人果然興奮得能力也挺高了許多,硬是只軟了不到半刻鐘就一起重新充血堅挺起來,接著是不到百抽又一起噴精變軟,然後又是變硬,搞得詩兒雖然被異常充實,但兩人總是不爭氣地很快就射了,不過那種接近撕裂陰道的痛感也因為兩人才堅持幾十下就會軟而大大縮短了適應期,但也不妨礙詩兒嘲笑兩人的心情。

  世事也算是在「疑無路」時恰好柳暗花明,這不,掌櫃二人現在已是抽插了三百多下了,不僅每一插把詩兒穴芯頂開,連宮頸都被兩人一起插了進去,而三人剛才還嚐了詩兒尿液狂噴的洗禮,詩兒那時分明被幹得都一時失去了意識,尿道失去控制把膀胱內的尿液全部噴出,淋得三人滿身都是。

  不過詩兒的尿水僅是微有騷味,倒沒人覺得不爽,反而抓緊機會喘息回力,待詩兒從高潮感的迷失中清醒過來,三人毫無異議地繼續這狂亂淫浪交合,直至天空微顯清明,詩兒和掌櫃小二又一同洩身才停止。收拾身上的歡好痕跡後,詩兒向兩人表明只有這次且不能外洩這件事,然後帶著舒爽的身心離開而去……
     ***    ***    ***    ***

  最終武喜還是被雪兒榨出陽精,他吞了四、五次雪兒高潮蜜液後,陽具雖然沒有再增硬變粗,但那條受損的經脈倒是逐漸通暢,最後在雪兒的菊道裡噴滿了精水,武喜又插進嫩穴裡發射剩餘的濃精,倒把雪兒刺激得又潮噴了一回。接著兩人趕緊收拾好床上鋪在兩人身下濕透的被單,而我們的林公子這時眼皮已有睜開跡像,但眷戀美夢的他並沒有馬上睡醒。

  兩人站在門的裡外兩邊準備分開時,互相凝視,不知是誰先主動,最後又舌吻一番,良久才感慨萬分地分別。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忘记时间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