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38下-39)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38下-39)作者:柏西达
 字数:12402


           (三十八)可曾记起爱(下)

   面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的程英,深深地凝睇着我: 「表妹,那就看都少侠……选哪一个吧——」

   言讫,青影一动,她便施展轻功,头也不回,迳向左方奔去。

   长着一张瓜子脸,明眸皓齿,银环束发的陆无双愣了一下,会过意来,脉脉 含情地瞧我一眼,使出『凌波微步』,转身往右方就跑。

   「程姑娘!媳妇儿!你俩别走呀!」我左右叫喊,但两女都硬起心肠,渐走 渐远……

  她俩都是情窦初开的清纯少女,自然对恋爱怀抱完美憧憬,那容我妄想甚么 表姐妹共侍一人?

   眼前这局面,我可不懂分身,两个只能追一个!彷彿是恋爱模拟游戏,二中 选一的分支,我该追程英?还是追陆无双了?

   程英是位极美的姑娘,高挑纤瘦,束腰长腿,活脱是现实世界走天桥的模特 儿体态;陆无双则是另一种俏丽,玲珑丰满,天赐乳酪一般的胸脯……

  不,不该只想着肉体这么肤浅呀!我心里更喜欢谁多一些?若论穿越以前, 我锺情斯文的程英,进来这游戏后,从襄阳英雄大会开始,彼此共处经历也较多;
   但陆无双那可怜身世,直率毛躁的脾性,亦十分得我欢心……

  不是犹豫的时候!再拖下去,以她俩的身法,我必被远远甩下,再追不上!
               要做决定了——

  先追陆无双!我向右迈步,已有计较:到头来,我还是两个都想要!但程英 在《神鵰》被黄蓉评为『外和内刚』,颇有心计,她若铁了心要走,让爱於表妹, 我怎追她都不会停下来的。相反,陆无双性子较直,只要我能叫住她,再央她回 头用『凌波微步』截住表姐,她多半会应允。然后再软硬兼施,非要她俩一起当 我的女朋友不可!

   「媳、媳妇儿!」急起直追,但白衣身影去势好快……可恶!早知还是该用 性经验值,来提升一下轻功呀……

  跑得太急,脚下一个踉跄,倒楣地踢到一块石头……我仆街了!

   「哇!」当堂摔了一个狗吃屎……呜哇……

  『旦~旦~旦~玩家觉醒了击退李莫愁的奖励特技!』

   嗄?过了这么久才显示出来?是甚么特技啦?

   正待爬起来,眼前却多了两条白色裤管——

  抬头仰望,是陆无双折回来了。她似喜又羞,复带感动,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蠢傻蛋!连好好走路也不会吗?」

   她伸出娇嫩小手,拉我起来。我悄悄后瞥,稍一耽搁,程英的身影,已经消 失不见……唉,当真跟恋爱游戏一样,两女不可兼得?

   见我选择追她,陆无双难掩喜色,同时又担心起程英来:「表姐她……真的 走了。」

   已成定局,我只得安慰:「她只是先到大都去,很快会再见面的。」以程英 认真负责的性格,必以大局为重,此刻虽撇下我俩,但决不会放弃到万安寺救出 六大派的。日后再碰头时,再设法哄回她好了……

**********************************
   於是,剩下我和陆无双,回到之前歇息的那间小空屋去。

   这木屋厅、房一体,桌椅旁边,就是一张乾净大床,别无他物,感觉是电脑 特地让我跟陆无双亲热而设……如果说通过襄阳英雄大会的奖励是黄蓉;那击败 李莫愁的奖励,无疑就是眼前的陆无双了?

   程英一走,加上先前我选择追上她如同表白,陆无双跟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尴尬又不安,没像我般坐於椅上,只在床边徘徊:「傻蛋,今、今晚……」
   她指着地下,紧张得手指轻颤:「我、我睡床,你睡……地下哦。」

   我本该答应,可是身心莫名躁动……是跟黄蓉接连两晚三次缠绵,当下食髓 知味?还是无奈跟郭襄一刀两断,依然情伤?抑或刚刚追不上程英,遗憾失落?
   也许更因为那首『可曾记起爱』、因为得悉李莫愁被陆展元辜负的真相,竟 唤起我在真实世界的不快回忆——无论在孤儿院、还是求学,再到出来社会工作, 我从没追求到心仪的女生……

  这个晚上,我好想排遣过去的诸般阴影……我想……要了陆无双——

  头脑一热,胯间硬了,我站起身来,走近陆无双:「媳妇儿……」

   我的目光很灼热吧?彷彿是女儿家的直觉,她且羞且怯,往后倒退:「我说……我想休息了,你、你睡地上呀……」

   小屋不大,陆无双一下子已后无退路,背抵墙壁。我凑到俏脸前,已是可以 亲她的距离:「你当真做我的媳妇儿,好么?」

   陆无双闻言,双眼亮起喜悦光芒:「你这是向我……提亲吗?」

   我未置可否,却管不住嘴巴般,吐出另一句:「我们就今晚洞房吧?」
   「你少胡、胡说八道!就算我真当你媳妇……也要等到拜天地后,才能……」
   她绯红了脸,横移身体,就欲躲开去——

  『玩家新觉醒的特技,自行发动!』

   右手自动拍出,一掌按在陆无双脸颊旁边的墙壁上,前臂拦住,不让她脱身: 「媳妇儿,我不想等了……」

   『玩家使出特技』壁咚『!气氛浪漫度提高50% !陆无双芳心动摇了!』
   陆无双果然神色犹豫,态度已没先前的坚决:「可、可是……」

   我左掌亦拍上墙壁,她脸孔两侧同被我双臂困住,再逃不开去:「你今晚就 给我……好嘛?」

   『双重』壁咚『,气氛浪漫度达致100% !陆无双意乱情迷了!』
   陆无双彷彿没了主意,终於俯首闭目,羞哼应允:「嗯……」

   我禁不住心头狂喜:挥别失意情路,将要得到人生的第一个处女了!可以淡 忘那些拒绝我的女生;可以暂时放下郭襄、程英……

  也许,我心知肚明,只是想藉着陆无双来逃避现实……这一切全是欲,多於 情……但此刻不愿多想,只想要了她、得到她——

  俯吻少女前额,十六、七岁的肌肤,幼滑之极。亲上香腮,未解人事的小姑 娘,每被亲一下,都敏感得脸孔震颤。我用唇片捕捉小巧洁白的耳垂,浅含轻吮, 她想扭头避开:「好、好痒……」

   「更痒的,还在后头呢。」我变本加厉,舌舐耳壳,朝耳道吹送热气;又舌 尖挺进,舔钻耳洞骚扰。陆无双顿时少了大半力气一般,两手不觉搂上我肩膀: 「别亲……痒呀。」

   「那来亲嘴。」我托起她下巴,印上微翘珠唇,领受初吻。嘴巴紧张抿住, 却无改唇瓣的软暖含香:「媳妇儿,张开嘴。」

   唇间稍现一线空隙,我的蛇舌便乘虚而入,拭扫小小的门牙;轻轻啣住里侧 黏膜,将唇片微微拉长……陆无双立时又羞又慌:「怎么把舌头……伸进来……」
   「亲嘴就是这样子,来,我教你。」我锲而不舍,又逮住樱桃小嘴,找上丁 香,舌尖逗玩,再纠缠过去,盘旋翻滚,尽情品嚐全无接吻经验的舌根。

   我肆意长吻,陆无双憋住一口气,两颊都胀红了,我松口让她透气,循循善 诱:「用鼻子来吐纳。」

   「唔……」她刚缓过气来,我又再吻过去,舌头过处,彻底搜索檀口每个角 落,牙龈舌底,都不放过。少女小舌,生涩顺从,被我时挑时啜、且含且舔,百 般亵玩:「呜……」

   热吻生津,陆无双口角淌出丝丝唾液,女子天性爱洁,不禁皱眉启齿:「好 髒……」

   「洞房就是髒髒的,一会还会更髒. 」我刻意亲得她唇上嘴边,湿湿的满是 口水;顺着下颔,吻落粉颈,上下舐遍。螓首仰起,杏眼半闭,嘤咛声中,受用 似已盖过痒意……

  我更进一步,揉起白色劲装的前襟来,隔着衣服,仍能感受到乳房的圆润柔 软。攻势从嘴上蔓延到胸前,她又羞着叫停:「别、别摸……」

   我手上握捏不止,有心提起她的狼狈往事:「上次我帮你捉走『藏边五丑』 的蜈蚣时,早就摸过呀。」

   「你……」陆无双羞瞪一眼,正待回嘴,我看准时机,於衣服外准绳地摸中 乳蒂一搓,顿时令她辩驳不了,娇呼一声:「哎!」

   「一说起,就好想念呢。」我於她耳际坏坏说道,便将白衣下摆从腰带间抽 出,潜手进去,解开肚兜腰后的带子:「想看看、摸摸了。」

   我懒得慢慢脱她衣服,只将白衫连同内里的肚兜,一拼向上反卷,成圈状搁 於粉颈前。一下子被剥个半光,陆无双粉脸火烧,又似知不能避免,只得别过头 去。

   继在那小雪山上,二度看见她乳酪似的雪白美乳,依然充满新鲜感。我先用 一根食指,点上凝脂乳肤,划动起来:「媳妇儿的酥胸好大、好美啊。」

   两个坚挺翘起的乳球,充份洋溢青春气息,乳肌白滑如奶油,乳蒂娇小可爱, 彷似是最可口的小点心。我爱抚左乳,姆食两指拈着乳头连搓;又老实不客气, 一口把右乳吞入嘴里,徐徐啜食。

   左胸柔肌滑不溜手,小小乳尖感度良好,没几下子,已被搓得益发胀大;右 乳入口,像啖上新鲜豆腐,舌头如舔丝绢,那红豆儿略经吸吮,亦长长的冒起头 来。

   「噫,傻蛋……」双乳快感此起彼落,陆无双两手摸着我后脑头发,呼吸渐 促,胸口缓缓起伏,看在我眼里更添诱惑,便改亲左胸,换摸右乳,要让她双峰 嚐遍悦愉:「雪、啜……」

   本能地追求快慰,少女无意识间弓起腰身,前凸乳峰,深喂进我口里;我亦 感激回报,温柔按摩、细腻啜食,直至双峰俱沾满唾液,乳肌被吻弄得白里透红。
   陆无双被胸袭得没了魂儿似的,若非搂住我,似乎随时就要软倒跪地:「傻、 傻蛋……」

   我沉迷地埋首她乳间,手口并用享受,百忙中抬望回话:「怎么啦?」
   她羞瞥那张大床:「不到……床上去吗?」

   我明知故问:「到床上去?为甚么?」

   她又气又羞:「躺下……洞房……」

   看着她这半裸羞态,忽然好想戏弄她:「谁跟你说,洞房要躺下的?」
   「新房里,不都有床……」

   「那是洞房后,用来睡觉的。夫妻洞房,是站着做的。」

   陆无双难以置信:「站着?你骗人……」

   「骗你干吗?」我忍住笑意,一本正经:「春宫图里,男女全是站着洞房的。」
   她半信半疑,羞中带奇:「站着……要怎么做……」

   自小跟着李莫愁和洪凌波,身边半个男人都没有,她的性知识果然是零……
  「我教你,你就知道了。」我吻够香乳,摸上白裤裤头,她象徵式地伸手阻 拦几下,终究撤开,让我慢慢褪下外内裤子。

   只将白裤亵裤褪至小腿处,我上下打量,陆无双上起玉峰,下达膝盖,尽是 一片赤裸。将未出阁的保守处子,剥成衣衫不整的诱人姿态,当真好有成就感。
   乳沟湿淋淋的,尽是我的唾污;七分羞意、三分动情,胸脯不安得微微摆动;
   练武之人,小腹紧緻,漂亮地往脐内收拢;一缕耻毛,乌黑油亮,丰腴合度 的大腿狭间,就是那未迎男子的一线蓬门。

   陆无双自想垂手遮住秘处,却被我拨了开去:「别怕丑了,让我摸摸。」
   中指一揩玉缝,她马上触电一样,浑身一震,双手抱紧我肩膀:「丫!」
   动指轻扫,嫩肉间依稀渗出一抹潮润,方才的前戏并未白费,小妮子颇为敏 感,爱液都流出来了。

   「你别摸……我、我……撒尿了吗?」

   「不是,这是你身体喜欢我的证明,代表可以洞房哦。」

   本想先伸手指进去帮她暖暖身,但又怕不慎毁了她的纯洁……还是提枪上马
                 吧——

  一边勾指拂着玉唇挑逗,一边脱下裤子,我让陆无双见识早已昂起头来的男 根。她羞眼惊睁,咽了咽喉头,想看又不敢看。我便引领玉手,将热棒握於掌心: 「男子就是用这个,来传宗接代。」

   我的手掌罩住她的小手,不许她松开。女儿家的指掌被逼紧圈阳物,略略挣 扎一下,又难忍好奇地感受起来,愕然惊叹:「这、这……要放进……我身子里?」
   我以龟头轻触毛丛,打个呼招:「对哦。」

   她垂头注视掌中物,睫毛连颤:「这么大……又长,怎……进得去?」
   「女子连娃娃都生得出来,比这个大更多啦。」瞧她这慌张的少女情态,我 更不想躭搁了,带开柔荑,便将棒头抵上花唇入口:「媳妇儿,会有一点痛的, 你忍着。」

   委身前夕,陆无双两手捧我脸庞,凝眸相询,像要作最后确认:「傻蛋,你 是真心喜欢我吧?」

   喜欢,是当然的,谁会不喜欢二八年华的美貌少女呢?可说到有多真心?一 定比不上认识更早的任盈盈、饮恨无缘的小龙女、相逢恨晚的黄蓉……

  要说真心,论程度,我心念郭襄,大抵还在陆无双之上。可是胯下那一团熊 熊欲火,教我说出不尽不实的答案:「傻丫头,我当然是真心喜欢你呀。」
   我一吻陆无双耳际,唯恐她察觉我应该显得心虚的目光。女孩儿听见了想听 的,终於感动地羞哼一声,示意可以。

   龟头对准,稍为使劲,挤开微湿的两片嫩肉,初探陆家小姑娘的处女地,站 着的娇躯紧张得抖了一下。我让只进入了一半的龟冠略作停留,便腰腿一挺,继
                续向前——

  『玩家发动性精神指令』顺应『!陆无双的破瓜之痛减轻90%!』

   饶是如此,陆无双还是颦了眉心,咬着唇片;命根子隐约像突破了甚么,低 头看去,只见玉人白藕般的大腿,正滑落丝丝血红……我破了她的身子了……
  陆无双亦垂眼望见,再抬起头来,水漾的眼睛百感交集地瞧着我……我心里 不无愧疚,逃避地合上双目,迳吻过去:「你闭上眼睛。」

   反覆细吻额角琼鼻、耳珠脖颈,我尽情撩拨,好纾减她刚刚破瓜的不适,同 时轻挪腰臀,浅浅地抽插起阴茎来。

   陆无双上半身丰满,下半身秘处亦是饱饱满满的,阴阜承托得我鼠蹊万分舒 服;小肉唇尽责地紧紧咬住茎身,刚贯穿的花隧,也牢牢夹住棒头,花园里外, 尽显处子初开苞的美好。

   不曾招郎入舍的幽径,四方裹住阳具,暖暖湿湿,呵护得人百般受用。落红 混和蜜液,倍添润滑,子孙根毫不费劲地进退,逐渐加强速度和力度。

   失身之痛渐去,交媾快感渐生,陆无双眉眼染上春意,两腮红扑扑的;鼻息 随着我裆部的前进后退,时高时低地哼哼唧唧;藕臂搂我项背,白皙腿根或闭或 分,配合着我,委婉承欢……

  「媳妇儿,舒服吗?」

   「嗯……」

   「我说站着洞房,没骗你吧?」

   「站着……好古怪……」

   「你还不相信啊?」我莫名地涌起恶作剧之心,伸脚踩低她膝间的裤子落地, 再动手托得她的右脚折起离地:「看,这样子站着也可以洞房的。」

   我捧着陆无双右边臀腿,摆佈她用左脚金鸡独立,继续抽插。这单脚抬起的 角度,令阴户掰得更开,方便肉棍捣得更深,一下下地撞击皮肉,催生肉响: 「啪~啪~啪~」

   攻势加剧,刚刚失落清纯的佳人,不禁敞开小嘴,叫了出来:「呜!呀……」
   这姿势不单便於进攻,也够赏心悦目——胯间大开,黑毛白肉,女阴春光, 一览无遗;那曲起的右脚,纤腿圆臀,叠成极美丽的曲线;足上穿着的短白靴, 因着快意起伏,靴尖偶而翘起,偶而蹬直,明显地表达肉体的感受……

  「傻蛋……不行……」如兰呵气,蓦然求饶:「我站不住了……脚……好痠……」

   喔,我捧起她的右脚,她左足微跛,一木难支,还要承受阴茎猛攻,自然受 不了吧?我本该怜香惜玉,让她改换右脚站立的,可又想欺负她到底——

  「你腿痠哦?」我减慢了腰间的钟摆突进:「那我们别洞房了?」

   才刚解人事,初试云雨,陆无双竟已贪恋起这滋味来:「我……不是这……
  意思……「

   我恢复快速地出入小穴:「不想我停下来?」

   「对……别、别停……」她透露心声,蜜穴同时诚实地收紧了一下。

   我得逞暗笑:「那你忍着腿痠. 」

   「嗯……」

   「啪~啪~啪~」我加倍使坏,豁尽腰力,肉棒如风突刺;弱不禁风的陆无 双,被插得玉乳款摆,柳腰晃震。

   少女仅靠左脚独立,吃力地维持站姿,好能持续交欢;花容渗汗,裸身通红, 包容着我的阴道肉壁,越来越湿,越来越热,开始抽搐起来……

  我晓得陆无双快要高潮,自己更不想憋着,便将她右脚盘到我腰后;一手搂 背紧抱,一手揉胸摘蒂,舌吻樱唇,胯下如狂顶撞……

  「呜、傻蛋——」陆无双一阵痉挛,十指乱抓我背心;右脚勒紧我屁股,使 我下阴深深前挺,肉茎齐根没入,於她正好泄身的体内,大肆射精:「媳妇儿— —」

 **********************************
   陆无双毕竟刚刚破身,我不敢过份需索,便没有梅开二度,只和她躺上床去, 歇息就寝。

   一觉醒来,她尚伏在我胸前沉睡。看着她不脱稚气的睡脸,我……内疚了…
  …

  我没有十足喜欢她,大抵只有……五、六成吧?然后,昨晚出於自私,基於 性欲,我还是佔有了她……这样当真好吗?

   古墓内,那林朝英的遗刻说我:『必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陷天下红颜, 万劫不复!』

   我滥情多欲……以后可会害苦陆无双,还有任盈盈她们?

   「唔……」陆无双醒了,半羞赧、半甜蜜地,抬望着我:「傻蛋。」

   「你不会像我大伯辜负李莫愁那般……辜负我吧?」

   不,我绝不会让任何认识的姑娘,万劫不复甚么的……我现在喜欢陆无双不 够多,以后就凑够它吧,我既已要了她,就要好好爱她,对她负责——

  「媳妇儿,我不会辜负你的。我以后会更喜欢你,对你越来越好的。」

   「你自己说的啊。日后你惹我生气,哼,我用弯刀割你脖子。」

   「你舍不得的。你砍了我,就从媳妇儿,变成寡妇儿啦。」

   「啐啐、呸呸,乱说!多么不吉利哦。」

   起床更衣,要继续行程,上路去大都了。陆无双穿好白靴,甫走下床,却狼 狈失足?

   我连忙扶稳,她尴尬面红,一瞥下身:「痛耶……走不得快。」

   我笑着用『公主抱』横抱起她:「没关系,我抱你。」

   她枕上我肩头,小鸟依人:「你够力气,一路抱到大都去吗?」

   此时,我俩身处的小屋四壁,突然泛起场景转移的光芒:「傻蛋?这些光…
  …

  是甚么?「

   是李莫愁的支线关卡结束,游戏流程要回到主线上去了——

  我微笑安抚陆无双:「不用走路了,眨眼间就能抵达大都。」

              (三十九)军师龙头

   『玩家抵达元大都。』

   光芒一起一灭,我和陆无双从襄阳近郊的那间小屋,转移到一座巍峨大城的 城门附近。

   我用『公主抱』横抱着的陆无双,万分诧异:「傻、傻蛋,这是……怎么回 事?」

   「之前跟你说过啦,跟我在一起,不时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啊。」

   晨光之下,前方巨城耸立,自是《倚天》的元大都了。咦?慢着,我第一次 穿越时,到过紫禁城御书房,从鳌拜手上救了康熙……

  「媳妇儿,元人跟满人,一同定都於大都吗?」

   陆无双一脸『你有没常识啊』的表情:「对呀,佔大半的是鞑子的『大都』;
   佔小半的是清人的『北京』。满清是蒙古的附庸走狗,连入关后建都的地盘, 也只得一小半。「

   《神鵰》、《倚天》跟《鹿鼎记》的世界并存,然后元强、清弱这样?想想 也挺合理,《鹿鼎记》那近代式的江湖,武功都是写实形的,可没有上得了台面 的歹角,能跟《神鵰》、《倚天》的那些强大反派抗衡。若是如此,我曾见过一 面的少年康熙,岂不是个弱势君皇?

   向着城门走去,我怀里的白衣少女倒不依了:「放低我,我自己走路。」
   「你不是腿脚不舒服么?」想到她刚破瓜行走不便,我禁不住向她贼笑。
   她白我一眼,坚持落地:「方才那里荒山野岭,在这里被人看见多难为情。」
   「好、好,我扶着你慢慢走吧。」我体贴参扶,柔声强调:「小心啊媳妇儿。」
   陆无双面红浅笑,满心刚委身於我的甜蜜温馨:「净会卖口乖。」

   大都城门,有士兵把守……我来自南宋襄阳,算是踏入敌境了。不过细看来 往百姓,既有蒙古人、有蓄辫的满人,也有居於这『沦陷区』的汉人,大抵应该 出入无阻。

   果然我和陆无双保持低调,便毫无阻碍,轻松入城:「傻蛋,该去那里会合 我表姐?」

   哎……经她这一问,我方惊觉有两大问题:第一,不管是黄蓉或程英,她们 一旦跟我分开,彼此间就会出现十天八天的『时间差』。我通过瞬间转移一下子 来到大都,正常踏实地赶路的她俩,此刻反被我甩在后头,大抵还在半路上……
  第二,程英不辞而别,却没预先告诉我,来到大都后,该如何联络、重会。
   大都城内,肯定有潜伏的丐帮地下势力,但如何找上,当真全无头绪……
  「媳妇儿,让我一边走,一边想……」我扶着陆无双,走入繁华大街。第一 步该往哪里去?我此来,是要救出被赵敏囚禁在『万安寺』的『六大派』……这 本应是《倚天》男主角张无忌的任务,可他在这游戏内却黑化了,重担遂落在我 肩上……

  「傻蛋,你看你看!」陆无双大概是一副跟男朋友逛街的心情,相当雀跃: 「那家客栈的名字好古怪哦!」

   望向路旁一家客栈的招牌,赫然是五个大字——『曾阿牛客栈』!

   曾阿牛,张无忌在原着的化名!他潜入大都准备拯救六大派时,正是以此化 名来投栈。后来那苦头陀范遥、郡主赵敏都曾摸上门来找他……不,当下应该变 成来找我了。在这里住下来,多半能够触发相关剧情……

  「好,媳妇儿,我们就住这一家曾阿牛客栈!」

 **********************************
   身怀四十多万两银票,包下一间客房自是小事一桩。脸皮薄的陆无双本想跟 我各住一间,但我骗她盘缠不够,嘿嘿……昨晚只跟她好过一次,我那会错过亲 热的良机啊。

   甫关上房门,我便从后抱住陆无双:「媳妇儿。」

   她身子一紧,明知故问:「你、你干吗?」

   我用脸孔廝磨少女元贝般的耳垂:「我们来……洞房嘛。」

   「大、大白天……那有人……洞房的。」

   我轻亲她剥壳水煮蛋般白滑的俏脸:「你懂甚么?你连洞房是要站着,也是 昨夜方晓得。」

   只曾一度缠绵,令我想一而再、再而三探索初开苞的新嫩肉体……我双手环 抱可人儿,两掌隔着白衫,徐徐揉起乳儿来:「大白天,都会洞房的啦。」
   陆无双顿时软软地靠在我身前,欲迎还拒:「不、不行……」

   「昨晚都行,怎么今天不行?」

   她难为情地,俯望穿着的白裤:「肿、肿了……会痛……」

   喔,对,破处折腾,她的不适还未过去……

  「等、等今晚吧……」小手按上我手背,像怕我失望般,轻声允诺:「到时 该……消肿了……」

   「媳妇儿真善解人意。」我绕到正面,细赏瓜子脸上的动人羞态:「那就等 今晚吧。」

   陆无双娇羞地横我一眼:「臭傻蛋!只懂……欺负人家。」

   我一把抱起她,送到床上:「你也累了吧?躺着歇歇,等我回来。我出外打 听消息看看。」

   我体贴地盖好被子,陆无双乖乖躺着,也不推却:「我不陪你啦,脚还……
  痠呢……「

   想到她昨晚被我骗了站着交欢,我又怜又爱,吻她额头:「好,你睡一下。」
   正待要走,她却依恋地把『含沙射影』塞给我:「喂,这个你拿回去用,你 武功不行,万事小心啊。」

 **********************************
   关门出房,陆无双那句『武功不行』,提醒了我一件事情。手摸空气,调出
              游戏选单查看——

  『玩家得到陆无双的处子之身!可以任意解锁一项特技!』

   上次我自己破处,一百亿点经验值到手,开放了『性系统』,对小弟弟、性 能力大幅改造强化。当时系统的解说提过,我让女生失身,同样会获得奖励,果 然如此。

   该解锁甚么特技才好?轻功?内力?不,这些跟我的信念违反呀!我可是打 定主意当军师,指挥众美女上阵代打的。目前略有小成的,已经包括任盈盈、仪 琳、程英、陆无双,我根本没有武功方面的需要……

  唔?『易容术』?这个够有趣好玩,可以有呀!

   『玩家解锁了特技』易容术『!』

   也不全是闹着玩的,既然身处敌地,一旦出事,也可以易容自保呀……且慢, 我都懂得隐身了,不是比易容更能自保吗?

   呃……解锁了就无法重来吗?干~~

 **********************************
   唉,这『易容术』总有用得着的地方吧……后悔地来到客栈大堂,我遵照角 色扮演游戏的王道玩法,逐一聆听NPC食客的说话,收集情报——

  「听说在『万安寺』一带,近来守卫很森严呢!好像困住了很多犯人。」
   好,情况跟《倚天》一样,『六大派』囚禁於『万安寺』这一点没有改变。
   「丐帮帮主『北丐』,正从襄阳北上,目的地似乎是我们大都。」

   黄蓉依约前来,程英也该一样,等她们到达前,我不宜有大动作。

   「据说『天地会』刚刚被朝廷连根拔起,仅余总舵主陈近南在逃。」

   甚么?『天地会』全灭?朝廷……是康熙下手?

   「清宫也不安稳,有人密谋刺杀小皇帝。」

   康熙也自身难保?

   「有个小丫头,落入奸官手上。」

   最后这一条,也太隐晦了吧?完全是语焉不详……

  步出客栈,整理线索,如无意外,在黄蓉、程英跟我会合前,《倚天》的剧 情应无推进;至於事关『天地会』、康熙那两则传言,这是要另开《鹿鼎记》支 线的节奏?

   「咇~咇~咇~」『蜘蛛感应』?附近有事发生?

   只见长街的另一端,由远而近,有十数名蒙古士兵持械,正穷追在逃的两人。
   其中一个成年男人满身血污,似受重伤;另一个扶着他逃跑的,是一个蒙面 少年……

  系统文字显示,少年头上只浮现着「???」的字样;可那清装男人上空标 注的,却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一讲曹操,曹操就到?这情况,分明是要我出手相救——

  前方左边,有条横巷……我迎面跑上去,向蒙面少年招手:「这边!跟我来!」
   别无选择,少年扶着陈近南,随我跑入横巷,那大队蒙古兵紧随不舍——
  及得追上,他们眼前的横巷空空如也,只道我们已瞬间跑到另一边去:「逃 得好快!追!」

   目送追兵远走,我舒了口气——其实我不过是和那少年,一同扶陈近南躲在 横巷一旁的墙头上,让他俩跟我一同隐形避祸。

   蒙面少年也是留着辫子的清装打扮,眼神锐利精明,一指墙头另一边的空置 庭园:「下去?」

   「你俩跟我保持接触,就不会泄露行藏。」我和少年合力,将陈近南扶入庭 园,房子似遭废弃,等到三人一同走入屋内,我方解除隐身。

   少年扶陈近南坐在地上,只见他双目被暗器打瞎了,血流披面;背上插着多 根利箭,贯穿到胸前;胁腹处又钉着几柄小刀,伤势极重,铁定活不成了……
  「两位小友冒险相救……陈近南请教……高姓大名?」不愧是陈近南,纵使 盲了,仅从有限的身体接触和声音,都知道我俩年纪不大。

   「无名小辈,不足挂齿. 」蒙面少年对自己匆匆带过,却定睛看着我:「另 外这位,是大名鼎鼎,杀了鳌拜的义士都敏俊。」

   他是谁?怎会知道我的身份?

   陈近南浑身一震:「在襄阳引导丐帮黄帮主,联合黑木崖日月神教,大败霍 都王子的……『龙之军师?』」

   少年接口说道:「正是传说文武双全,懂得『云体风身』的『龙之军师』。」
   喂……这谣言究竟是怎么传开去的呀?我的确也是穿越没错,但跟那早已烂 尾的『龙之军师』,可没有半点关系……

  「陈某死前,幸会少年英傑……」陈近南亦自知命不久矣:「我『天地会』 惨遭元廷诛灭,往后恐怕就是『红花会』……」

   出手剷除『天地会』的,竟非康熙,而是元廷?然后『红花会』既存在,世 界观扩展到《书剑》方面了……

  「都少侠,『天地会』不可因我一人而绝……亦盼你以文材武学,襄助『红 花会』对抗元清,免步我后尘……『红花会』总舵主骆冰,望你施以援手。」
   骆冰是『红花会』总舵主?嗯,这游戏正派的男角,不是不存在,就是死掉, 想来陈家洛也没倖免?既有《书剑》的『鸳鸯刀』骆冰,自然也有霍青桐、香香 公主两姐妹吧?哗!亲生姐妹花耶……

  为了扩张我的后宫覆盖范围到塞外回部去,我连忙慨慷答应陈近南:「陈总 舵主,都某不才,但也愿竭尽绵力,协助骆冰淫传……不是,是协助骆冰总舵主 渡过难关. 」

   「好、好……」陈近南忍痛强笑,探手入怀,摸出一截龙头状的短棍交给我: 「我薄有先见之明,早将『天地会』势力一分为二,以防不测……这『龙头棍』, 请你收下……」

   「『天地会』的另一半,潜伏南方香江,伺机而动,名为……『洪兴社』。 龙头由我兼任……我死以后,请你接掌,继任龙头. 」

   「我本名陈永华,『陈近南』是出来混的名号……按洪门辈份规矩,你就叫……

  『陈浩南』吧。『红花会』的安危……拜託你了——「

   『系统公告: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气绝身亡!』

   『玩家成为』洪兴社龙头陈浩南『了!接下救助』红花会『的任务!』
   这个糟嘛……该从何处吐起?又『龙之军师』又『陈浩南』?江南有个地方 叫铜锣湾吗?

   蒙面少年让陈近南屍首卧地:「陈近南算是个英雄,朕会秘密好生安葬他。」
   「朕?你是——」

   少年扯下蒙面黑布,居然是大清天子康熙:「都敏俊,久违了。」

   我虽帮忙黄蓉抗元,但跟康熙并没樑子,大可好好说话:「皇上?你怎么会 出手救『天地会』的陈总舵主逃命?」

   「『天地会』、『红花会』主力反抗蒙元,我满清不过是受牵连而已。」
   刚才陆无双说清廷只是蒙古的附庸,果然不差。但这依然解释不了,康熙为 何会帮陈近南突围……

  康熙盘膝坐地,正色望我:「那天你忽然出现於御书房,杀鳌拜,救了朕。
   你说了几件事情:真太后被困在慈宁宫的密室内,假太后是反贼『神龙教』 中人;我父皇尚在人间,於五台山修佛;韦小宝将加入天地会,更会骗去建宁公 主的贞洁……还有,『永不加赋』。「

   呃……当时我初次穿越,存心卖弄,对《鹿鼎记》的剧情疯狂剧透……
  「结果,朕依你所言,救出真太后,母子团聚;暗访五台山,秘会父皇,他 最后说了一句:『永不加赋』。韦小宝嘛,亦当真加入了天地会……」

   我最关心的只是女生:「那建宁公主的清白……」

   康熙淡淡一笑:「防患於未然,朕早让韦小宝那假太监,成了真太监. 」
   呜……难怪我的仇人名单上会有韦小宝了,当真听见也觉痛呀……

  康熙正容续道:「你说话中唯一不实者,就是父皇并没派你这甚么少林寺第 十九铜人来保护朕。」

   这个……也是那天的一时胡扯啦……

  「而你今日,又救了朕一次。」康熙略显动容:「撇除满汉之别,朕莫名地 觉得……可以相信你,和你交个朋友。」

   韦小宝被揭穿底细,成了真太监,他的主角命运,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我可 以取代他,跟少年康熙,做几年朋友?至於逐渐长大后,越来越难相处的康熙, 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反客为主:「皇上,你为何要蒙面……救走陈近南?」

   康熙苦笑起来:「你果然厉害,一问就是关键. 此间再无第三个人,朕也不 妨跟你直说——」

   未来英主的目光,骤变凝重:「朕收到消息,元廷对『天地会』一网打尽.遗憾介入太迟,纵想保住陈近南一命,最终亦饮恨收场。」

   我恍然大悟:「你想保全『天地会』,好让他们继续抗元……你跟蒙古……口和心不和?」

   康熙不亢不卑地承认:「正是。朕这皇帝,於关内要瞧元廷面色;於关外亦 备受蒙古压逼。更别说,那个对朕大位虎视眈眈的叔父……」

   「叔父?」《鹿鼎记》有这个角色吗?

   「朕在塞外的叔父,时刻想除掉朕,君临满族……宝亲王弘历。」

   宝亲王弘历,即是乾隆!康熙的孙子乾隆,反过来成了他的皇叔?但若视乾 隆为《书剑》的奸角头目,电脑这调整倒也颇为合理……

  咦,黄蓉代表南宋力抗蒙元;乾隆是奸皇叔;康熙又敌视元廷……若将康熙 援引为友,里应外合,或可扭转宋朝极为不利的劣势……

  结合刚刚的『辅助红花会』任务,我蓦地对日后的攻略流程,有点概念: 「皇上,你皇叔乾隆……宝亲王弘历在塞外,是跟『红花会』及回部对立的吧? 我既答应了援护『红花会』,你这位皇叔,就由我来替你分忧好了。」

   忽然又记起刚才於客栈听到悠关康熙的情报:「皇上,我早前打听到,有人 密谋刺杀你!」

   年轻我十岁左右的少年君皇,好整以暇:「朕也晓得。是个京官,叫吴之荣, 暗中勾结宝亲王,想谋害朕……」

   《鹿鼎记》的吴之荣?『明史案』庄三少奶一家、双儿的仇人……喔!之前 在客栈,最后一则传言是——

  「有个小丫头,落入奸官手上。」

   遇上康熙,原来绝非偶然!不单让我接下『红花会』的任务;更是电脑向我 暗示,於武当山堕入瞬间转移洪流的好双儿,身在何方,等我解救!

   我朝康熙一拍胸口:「皇上,这个想刺杀你的吴之荣,包在我身上!」
                (待续)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